人生之善惡,即由理性、氣性、質性而定。
理性本來清明,純善無惡;氣性清濁不一,可善可惡;質性純系物欲,有惡無善。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氣性用事,清濁不分;質性用事,物欲衝動;而氣質變化,自然惡多善少。
 
孟子言性善,就是說的理天之性;告子言性有善有不善,就是說的氣天之性;荀子言性惡,就是說的象天之性。說理性是重理不重氣。所以,孟子稱為聖人;說氣性是明氣
 
不明理,所以告子稱為賢人;說質性只論物欲,不明理氣,所以荀子不得為聖賢。總之,三子論性之善惡,因見道之深淺有別,故其所言不同也。
 
人生之善惡,即由理性、氣性、質性而定。
 
六祖:何期自性本自清淨;
      何期自性本不生滅;
      何期自性本自具足;
      何期自性本無動搖;
      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六祖:菩提自性,本來清淨;
      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理性 - 即是天性,來自理天,純善無惡。
氣性 - 氣稟之性,來自過去世帶來,由多生多世輪迴種子,善惡業之
       牽引,帶來今世的稟性,有善有惡。
質性 - 全為物欲薰心。
 
理性本來清明,純善無惡;
氣性清濁不一,可善可惡;
質性純系物欲,有惡無善。
 
老子曰:
為善則善宿隨之,
為惡則惡宿隨之。
 
地藏菩薩本願經:是南閻浮提眾生。志性無定。
                習惡者多。縱發善心。須臾即退。
                若遇惡緣。念念增長。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氣性用事,清濁不分;質性用事,物欲衝動;而氣質變化,自然惡多善少。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
五常 - 仁、義、禮、智、信。
孟子: 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
      皆有朮惕惻隱之心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
仁 - 仁者,親愛,親切之謂也。
孟子:愛人者,人恆愛之。
      敬人者,人恆敬之。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
活佛師尊慈悲:仁者,成人之謂也。
              仁人之心,常存成人成己之美德。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
義 - 合乎人情,合乎群生也。
     見義勇為,相親相愛,大公無私。
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
伏魔大帝:吾勸眾生修身要以義為主,
          義在則 無欲,無欲則心正,
          心正則身修,天堂之大道為爾開矣。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
禮 - 理也。
禮樂記:禮也者,理之不可易者也。
        禮者,人品行之節文也。
子  曰:不學禮,無以立。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
孔子告顏淵禮之道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禮者,貌,敬,謹,謙,讓之謂也。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
- 智慧也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
信 - 誠實不欺,若言不誠信,則行不忠敬,謹言慎行,不輕易許
     承諾,不信口開河,此為言行一致。
 
所以理性用事,五常發現,一切作為,均能合中;氣性用事,清濁不分;質性用事,物欲衝動;而氣質變化,自然惡多善少。
 
孟子言性善,就是說的理天之性;告子言性有善有不善,就是說的氣天之性;荀子言性惡,就是說的象天之性。說理性是重理不重氣。所以,孟子稱為聖人;說氣性是明氣不明理,所以告子稱為賢人;說質性只論物欲,不明理氣,所以荀子不得為聖賢。總之,三子論性之善惡,因見道之深淺有別,故其所言不同也。
 
神秀大師: 身是菩提樹 心如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 勿使惹塵埃
 
六祖: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
 
善知識 自心歸依自性 是歸依真佛 自歸依者 除却自性中 不善心 嫉妒心 諂曲心 吾我心 誑妄心 輕人心 慢他心 邪見心 貢高心 及一切時中不善之行 常自見己過 不說他人好惡 是自歸依 常須下心 普行恭敬 即是見性通達 更無滯礙 是自歸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