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篇

 

子適衛 冉有僕 子曰:庶矣哉 冉有曰:既庶矣 又何加焉 曰:富之 曰:既富矣 又何加焉 曰:教之

適-去也 

僕-駕車 

庶-眾多人 

教-教道德仁義之學

 

子適衛 冉有僕 子曰:庶矣哉 冉有曰:既庶矣 又何加焉 曰:富之 曰:既富矣 又何加焉 曰:教之
如何可致富?  
大學:生之者眾 食之者寡 為之者
疾 用之者舒 則財恒足矣

 

孟子:(梁惠王上篇)

不違農時,穀不可勝食也;數罟不入洿池,魚鼈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穀與魚鼈不可勝食,材木不可勝用,是使民養生喪死無憾也。養生喪死無憾,王道之始也。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

 

雞豚狗彘(次)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飢矣;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養,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飢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子適衛 冉有僕 子曰:庶矣哉 冉有曰:既庶矣 又何加焉 曰:富之 曰:既富矣 又何加焉 曰:教之
藥師琉璃光王佛:
衛之人民 未得保富之策 夫子與冉有 商富教於車中 其仁愛之心 隨處發現 三年期月之效 實非虛語 子曰:苟有用我者 朞月而已可也

三年有成

 

教育之重要
教-教導 感化 賞善罰惡
孟子曰:逸居而無教 則近於禽獸矣
設為庠序學校以教之。庠者養也,校者教也,序者射也。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學則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倫也。人倫明於上,小民親於下。有王者起,必來取法,是為王者師也

 

子適衛 冉有僕 子曰:庶矣哉 冉有曰:既庶矣 又何加焉 曰:富之 曰:既富矣 又何加焉 曰:教之
子曰:
道之以政 齊之以刑 民免而無恥 

道之以德 齊之以禮 有恥且格

 

冉子退朝 子曰:何晏也 對曰:有政 子曰:其事也 如有政 雖不吾以 吾其與聞之
退朝-從朝廷歸來 

晏-晚也 
對曰-下輩回答上輩 

政-國政 
事-家事 
雖不吾以-雖然魯國不用我商議國事
天子稱天下 諸候稱國 大夫稱家

 

冉子退朝 子曰:何晏也 對曰:有政 子曰:其事也 如有政 雖不吾以 吾其與聞之
孔子謂季氏 八佾舞於庭 是可忍也 孰不可忍也
三家者以雍徹 子曰:相維辟公 天子穆穆 兮取於三家之堂
三家-季孫氏 叔孫氏 孟孫氏 

 

冉子退朝 子曰:何晏也 對曰:有政 子曰:其事也 如有政 雖不吾以 吾其與聞之
子曰:夷狄之有君 不如諸夏之亡也
季氏旅泰山 子謂冉有曰 女弗能救與 對曰 不能 子曰: 嗚呼 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

 

冉子退朝 子曰:何晏也 對曰:有政 子曰:其事也 如有政 雖不吾以 吾其與聞之
藥師琉璃光王佛:
權臣僭竊 禍起於忍心 故舞佾歌雍 旅泰山 皆忍心害理 失其本心 雖作禮樂 恃具文耳

 

冉子退朝 子曰:何晏也 對曰:有政 子曰:其事也 如有政 雖不吾以 吾其與聞之
藥師琉璃光王佛:
當時國政 季氏竊柄 夫子詰冉有何晏 待冉有對曰有政 而夫子曰其事也 義正詞嚴 教冉有抑季氏 正名分 威群邪 一言足矣

 

師母慈悲:墜淵門徑
陽奉陰違,近佞遠良。藐視前人,

欺下瞞上。聞過不改,傲驕慢狂。

罔念悖理,其心邪妄。好談凡事,

禮義不尊。分彼別此,鬥角鉤心。

小人懷惠,失規踰則。外功不修,

內德不積。辦事不勤,恣其荒蕪。

顛倒錯亂,責職不負。推托依賴,
敷衍若浮。上情不達,下情不週。
誤時誤信,畏尾畏首。因循苟安,
暴棄心頭。沽名釣譽,使命不守。
辜負天心,辜負吾母。辜負前賢,我淚如梭。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