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靈公篇 -

 

子曰:臧文仲,其竊位者與?知柳下惠之賢,而不與立也。

臧文仲-春秋時期魯國大夫  姓臧孫  名辰  

竊位—知賢不舉  偸安於位

柳下惠-姓展名獲  字禽  春秋時期魯國人

不與立—不給予官位

 

朱熹在《四書章句集注》中引范氏:

臧文仲為政於魯  若不知賢  是不明也  知賢不舉  是蔽賢也  不明之罪小  蔽賢之罪大  故孔子以為不仁  又以為竊位

 

藥帥琉璃光王佛:

文仲竊位  知賢不舉  是纔侫一流人

 

左傳  仲尼曰:臧文仲,其不仁者三,不知者三。下展禽,廢六關,妾織蒲,三不仁也。作虛器,縱逆祀,祀爰居,三不知也。

 

下展禽-卑下展禽而不肯擧薦 

廢六關-廢去六關而不設防禁 

妾織蒲-妾織蒲席而與民爭利

此三事爲不仁也

 

廢六關

宋  王禹偁 《送李巽序》:

古者,設關所以禁末游,为市所以通货殖,后世因而有税焉。

末游-末技游食之民,指商人

   后因以“末游”称商人

 

左傳 正義曰:民以田農爲本,商賈爲末。農民力以自食,商民游以求食。《漢書》賈誼說上曰“今毆民而歸之農,皆著其本,各食其力。末伎游食之民,轉而緣南畝,則畜積足矣”。杜稱“末游”者,謂此末伎游食之民也。《周禮·司關》“司貨賄之出入,掌其治禁”,是所以禁約末游者,令其出入有度。今而廢之,使末游之人無所禁約,損害農民,是不仁也。汉書贾谊 《论积贮疏》:“今驱民而归之农,皆著於本,使天下各食其力,末技游食之民转而缘南畮,则畜积足而人乐其所矣。”游食,不劳而食;末技游食之民,指商人。后因以“末游”称商人。

 

妾織蒲 左傳 正義曰:《家語》

說此事,作“妾織席”,知“織蒲”是爲席以販賣之也。

 

《大學》孟獻子曰:"畜馬乘,不察 於雞豚;伐冰之家,不畜牛羊;百乘之家,不畜聚斂之臣。與其有聚斂之臣,寧有盜臣。」此謂國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也。"食祿之家不與民爭利,故以此爲不仁也。

 

作虛器-無其位而作虛器

縱逆祀-不知禮而縱逆祀

祀爰居-不識鳥而祀爰居

此三事爲不知也

 

作虛器 

左傳 正義曰:《論語》:“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棁,何如其知也?”    

 

鄭玄:“節,栭也,刻之爲山。棁,梁上楹也,畫以藻文。”“蔡”謂國君之守龜,“山藻節棁”,天子之廟飾,皆非文仲所當有之。有其器而無其位,故曰“虛”。君子下不僣上,其居奢如此,是不知也。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梲,何如其知也?」梲,章悅反。知,去聲。臧文仲,魯大夫臧孫氏,名辰。居,猶藏也。蔡,大龜也。節,柱頭斗栱也。藻,水草名。梲,梁上短柱也。蓋為藏龜之室,而刻山於節、畫藻於梲也。當時以文仲為知,孔子言其不務民義,而諂瀆鬼神如此,安得為知?春秋傳所謂作虛器,即此事也。

 

張子曰:「山節藻梲為藏龜之室,祀爰居之義,同歸於不知宜矣。」孔子说:“蔡是一种大龟的名字,长一尺二寸,本是国君专用的。臧文仲是个大夫,在自己家里养着它,用来占卜,这是僭越妄为的。臧文仲还为这龟专门建了一处房屋。这房子的柱头斗拱上刻着崇山峻岭,梁上的短柱上画着鲜绿的水藻,非常奢华。臧文仲谄渎神明,僭越妄为,奢侈浪费,他的智慧怎么样呢!”

 

縱逆祀 

明 劉基 《吉禘于莊公作僖公主》:“又其甚者,禘太廟以致妾母,縱逆祀以亂昭穆, 魯 之禮不可言矣!” 《左傳·文公二年》:“秋八月丁卯,大事於大廟,躋僖公,逆祀也。”杜預 注:“ 僖 是 閔 兄,不得為父子,嘗為臣,位應在下,令居閔上,故曰逆祀。”

後漢書舉議曰:「春秋魯閔公無子,庶兄僖公代立,其子文公遂躋僖於閔上。」

 

《論語註疏  八佾》而魯逆祀,躋僖公,亂昭穆,故不欲觀之矣。  

 

秋八月丁卯,大事于大廟,躋僖公,逆祀也。於是夏父弗忌為宗伯,尊僖公,且明見曰:「吾見新鬼大,故鬼小。先大後小,順也。躋聖賢,明也。明、順,禮也。」

君子以為失禮:禮無不順。祀,國之大事也,而逆之,可謂禮乎?子雖齊聖,不先父食久矣。故禹不先鯀,湯不先契,文、 武不先不窋。宋祖帝乙,鄭祖厲王,猶上祖也。是以《魯頌》曰:「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君子曰:「禮,謂其后稷親而先帝也。」《詩》曰:「問我諸姑,遂及伯姊。」君子曰:「禮,謂其姊親而先姑也。」

 

祀爰居左傳 

正義曰:海鳥曰:《魯語》雲:海鳥「爰居」,止於魯東門之外三日,臧文仲使國人祭之。展禽曰:『越哉!臧孫之爲政也。夫聖王之制祀也,法施於民,則祀之;以死勤事,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禦大災,則祀之能捍大患,則祀之。非此族也,不在祀典。夫祀,國之大節也;節,政之所成也。故制祭祀以爲國典。今無故而加典,非政之宜也。

 

今海鳥至,不知而祀之,難以爲仁且智矣。夫仁者講功,智者處物。無功而祀之,非仁也;不知而不能周,非智也。今茲海其有災乎?夫廣川之鳥獸,常知避其災害。』是歲也,海多大風,冬溫。臧文仲聞之,曰:『信!吾過也。』

 

左傳 正義曰:魯臣多矣,而獨譏文仲者,以文仲執國之政,有大知之名,爲不知之事,故特譏之。其餘則不足責矣。《論語》稱“仁者愛人,知者不惑”。故以害於物者爲不仁,闇於事者爲不知。卑下展禽而不肯擧薦,廢去六關而不設防禁,妾織蒲席而與民爭利,此三事爲不仁也。無其位而作虛器,不知禮而縱逆祀,不識鳥而祀爰居,此三事爲不知也。

 

孟子曰: 柳下惠,不羞汙君,不辭小官。進不隱賢,必以其道。遺佚而不怨,阨窮而不憫。與鄉人處,由由然不忍去也。『爾為爾,我為我,雖袒裼裸裎於我側,爾焉能浼我哉?』故聞柳下惠之風者,鄙夫寬,薄夫敦。

 

左傳 魯僖公二十六年,齊興師伐魯,群臣名言尚武,獨展禽力主尚和,派人到齊勸說退兵,使人民免於戰亂。故有善於講究貴族禮節著稱。

 

《孔子家語·弟子行》:「孝恭慈仁,允德圖義,約貨去怨,輕財不匱,蓋柳下惠之行也。」

 

論語微子篇 柳下惠為士師,三黜。人曰:「子未可以去乎?」曰:「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

 

《論語》記載孔子對柳下惠的評價是:「降志辱身矣,言中倫、行中慮,其斯而已矣。」 

 

孟子曰:「伯夷,聖之清者也;伊尹,聖之任者也;柳下惠,聖之和者也;孔子,聖之時者也。

 

朱熹在《四書章句集注》中引范氏:

臧文仲為政於魯  若不知賢  是不明也  知賢不舉  是蔽賢也  不明之罪小蔽賢之罪大  故孔子以為不仁  又以為竊位

 

為何蔽賢?

因嫉妬忌才  恐日後地位被奪  才華蓋己  成就超己

 

妬忌心之害?

傷己自性  傷友情  傷親情  傷道情` 樹敵  傷道場  傷道務  修道難進步  上天扣分  不喜人受讚  自己不開心  與人不和諧  打低人 排斥人  對付人  孤立人  中傷人  傷害人  殺人  不合作  壞心地  不想人成功  見人榮貴  願他流貶  見人富有  願他破散  一拍兩散  同歸於盡  甘墮地獄

 

為何嫉妬?

因我相重  自我太重  自專心強  自視太過

如何能去嫉妬心? 此乃心性功夫  要觀到此心  要知此心非真心  要發心去除  要重視明珠一顆

 

大學《秦 誓》曰:“若有一個臣,斷斷兮無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能容之,以能保我子孫黎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技,疾以惡之,人之彥聖,而違之俾不通。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唯仁人放流之,迸諸四夷,不與同中國。此謂唯仁人為能愛人,能惡人。見賢而不能舉,舉而不能先,命也。見不善而不能退,退而不能遠,過也。好人之所惡,惡人之所好,是謂拂人之性,必逮夫身。是故君子有大道, 必忠信以得之,驕泰以失之。

 

藥帥琉璃光王佛:

文仲竊位  知賢不舉  是纔侫一流人

 

 

 

 

 

 

 

 

 

 

 

全站熱搜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