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貨篇-

 

佛肸(日)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論);不曰白乎,涅(獵)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

佛肸-肸音日  晉大夫趙簡子之家臣

當中牟宰,他當那個地方的官。

 

子路曰:昔者由也聞諸夫子曰:『親於其身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

昔-以前  

由-子路

親-親自親身

不善-不合禮法的事

不入-不去 不入其國

 

子曰: 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

 

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

佛肸以中牟畔-佛肸佔據中 牟以叛趙簡子

子之往也,如之何-老師卻要去,這是為什麼呢?

 

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

磨而不磷-磷,薄也。

涅而不緇-涅,礬也,緇,黑也染之不黑

不曰白乎,涅而不緇-涅,染。緇,黑。不是也曾說過最潔白的東西嗎?

                    怎麼染也不會染黑的

 

吾豈匏瓜也哉?焉能繫而不食!

即葫蘆瓜。我豈能像匏瓜一樣,怎能只是懸掛着看,而不被人採來食呢?

 

《皇疏》:

「匏瓜,星名也」,這是天上星星的一個星名,「言人有才智,宜佐時理務,為人所用,豈得如匏瓜繫天,而不可食耶」。

 

正義曰:此章亦言孔子欲不擇地而治也。

 

藥師琉璃光王佛:

彼時公山召孔子  佛肸亦召孔子  孔子欲應其召  大有妙教  子路有不說者 未知堅白之至  何畏磨涅  愈磨而堅愈著  愈涅而白愈彰

 

楊氏曰:

「磨不磷,涅不緇,而後無可無不可。堅白不足,而欲自試於磨涅,其不磷緇也者,幾希。」

 

楊氏曰:

「磨不磷,涅不緇,而後無可無不可。堅白不足,而欲自試於磨涅,其不磷緇也者,幾希。」

 

張敬夫曰:

「子路昔者之所聞,君子守身之常法。夫子今日之所言,聖人體道之大權也。然夫子於公山佛肸之召皆欲往者,以天下無不可變之人,無不可為之事也。其卒不往者,知其人之終不可變,而事之終不可為耳。一則生物之仁,一則知人之智也。」

 

太上感應篇:

見他榮貴  願他流眨  見他富有  願他破散  見他色美  起心私之  負他貨財  願他身死  干求不遂  便生咒恨  見他失便  便說他過  見他體相不具而笑之  見他才能可稱而抑之

 

唐太宗說:

「人民是國家的根本,道德是做人的根本;一個人的道德若是積得厚,則永遠令人懷念 ..往往十個人當中,就有五雙都是退失了道心啊!

 

如何可以學到聖人磨而不磷、涅而不緇 回復天性本來面目 ?

1) 守道-嚴守四威儀 行如風

       坐如鐘  立如松  臥如弓

 

2) 不動心

   皇00 :

   任他浪湧千萬丈 我心如如不動波

 

3) 不執法

   佛云: 欲障障眾生  理障障菩薩

 

   三天主考院長大人慈賜-壇主行

   處事活潑性如水  拘泥還惹考層層

   緣木求魚甚錮蔽  刻舟求劍太迷矇  

 

 

 

 

 

 

    全站熱搜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