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欽和尚,現代台灣之著名苦行僧。

一九四七年到台灣,弘法四十年,是台灣家喻戶曉的高僧。

「水果師」和「伏虎師」稱號是由何而來?

 

廣欽和尚早年已顯露預測功能

廣欽和尚俗家姓黃,福建省惠安縣人,清光緒十八年(一八九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出生。幼年家貧,四歲父母把他賣給李姓人家做養子。七歲隨養母茹素,終生不改。

 

九歲那年養母棄世,兩年後,養父病故。

十一歲在南洋福建同鄉商店做學徒。

數年後,做散工,墾林伐木。一次車禍啟發出家修行。

 

默默地做一個苦行僧

二十歲時,回福建投入泉州承天寺,向轉塵和尚請求出家。

初出家,每日種菜除草、飲食粗糲、砍柴煮飯、搬磚運瓦,從無怨言。廣欽和尚自思自己不曾讀書,不認識字,不能講經說法,又不會敲打唱念,唯有吃人不吃,做人不做,才能植福報恩。

 

「不倒單」

如是做了十多年的外坡及雜役,改委為香燈,早起晚睡。

「寧動千江水,不動道人心。」

三十五歲開始夜「不倒單」,就是晚上不睡覺,坐在椅子上,不倒下來。整整六十年,他都沒有躺下來睡覺。

 

常坐不臥,唸佛得證

四十二歲還未受具戒,仍是一名沙彌。

不肯受戒,是自覺資質魯鈍,不敢上欺佛祖,下瞞眾生。

直到一次在鼓山寺精進佛七中,證得唸佛三昧,才敢去受戒。

 

「水果師」和「伏虎師」的由來

在福建省莆田縣慈壽禪寺,受具足戒。

廣欽和尚入山潛修,到泉州城北的清源山,覓得一個岩壁上的山洞為安身之所,開始了十餘年的潛修生活。泉州城北的清源山,是一座茅草叢生的荒山,時常有鄉人入山打柴。

 

廣欽和尚在一個寬五六尺、高一人許的山洞中坐禪唸佛。帶來的米吃完了,就以樹薯野果充飢。日久成為一個專吃蔬果的自然人,因此信眾稱他為「水果師」。

 

四十三歲時,有天在洞中打坐,老虎大叫一聲,意思是說:「這是我的地方,你為什麼坐在這裡?」就是叫廣欽和尚離開的意思。廣欽和尚沒有畏懼,還把老虎叫住說:「阿彌陀佛,老虎莫嗔!冤冤相報,終無了期;你是在地的,我是出外人,你這個地方讓與我修行,以後我成就,必當度你。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講完以後,老虎大叫一聲,然後就離開了。

 

入定四月險遭火化

廣欽和尚在洞中潛修,經常入定,傳說往往一定經旬。

樵夫發現廣欽和尚沒有呼吸心跳,往承天禪寺通報,轉塵和尚著樵夫準備柴火上台火化。同時找來弘一大師一同上山。

 

抵台弘法

洞中潛修十餘年,一九四五年下山返回承天寺。翌年夏天端午節後,福建永春的林覺非居士,到泉州探友,以遊覽承天寺而與廣欽和尚相遇,洽談甚歡,對廣欽和尚事以師禮。二人往還十餘日,分別之時,並告以將赴台灣教書。

廣欽和尚告林居士曰:務要與我來信。台灣佛教受日本神教影響,已是僧俗不分,我與台灣有緣,將渡海興建道場,度化眾生。

 

超度亡靈,保寺安寧

法華寺夜間鬧鬼,門窗會無人自啟,電燈也會無人自開,夜間無人敢住在寺內。

廣欽和尚夜度日本人鬼魂之後,寺中平安無事,夜間不再有異常事件發生。

後來於天祥崖上搭一座草寮,每日在山上打坐。用三個月時間超度冤魂,使橫貫公路工程順利進行。

 

白眼相向,如沐春風

廣欽和尚說:

「佛門廣大,好人要度,壞人也要度。我們應該慚愧,自己德能不足,無法感化他們,不應以嗔恨對嗔恨。」

「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贊僧」

『萬夫所指,不病而死。』

 

幽默風趣中透出禪機

廣欽和尚:

「我覺得一個新出家的人,應修一段苦行,也就是要粗衣淡飯,勤勞作務,不管是揀柴火、挑水、種菜、煮飯等,你都要做,多做苦工,智慧就易開。一個初入門的人,要把心安住,最好的辦法是一心念阿彌陀佛。」廣欽和尚承擔宗門家業,卻一生唸佛,也一生勸人唸佛。

 

廣欽和尚:

「我們閉關,到底是心要閉關,還是身要閉關?若是心要閉關,我們這個四大假合之身已經夠大了。若是身要享受,五大也不夠。閉關是關六根,修心是不入地獄。」

 

在唸佛聲中安然入寂

「使盡每一口氣懇切呼喚阿彌陀佛」

「各人念各人的,個人生死個人了。」

 

「無來亦無去,沒有事。」

廣欽和尚於眾人的唸佛聲中安然入寂,享年九十五歲。在廣欽和尚圓寂往生時,竟有蓮花在空中顯現,有人還當場拍攝下這朵妙蓮。

 

 

 

 

 

 

 

 

 

    全站熱搜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