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者理也,在天曰天理,在人曰,本性良心性理,一刻亦不得離開此道,一離道就是拔本塞源,性命不保了。

    怎麼說呢,因為這個性理真道,乃是萬靈之天根,性命之生源,萬彙之根底也,若果拔了本絕了源,其根既斷,

 

    其枝末選能茂盛嗎?還有性命可言嗎?自數千年前,中庸已有證明, 「 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 離非道也 」。
  

     故曰,道者理也,人必由之路也,人依乎道德,如火車在軌,如輪船在水,如飛機有氣,若果火車離軌,輪船離水,飛機離氣,則險象叢生,人若離道在社會為法律制裁,在陰司受閻羅之裁判,則墜入輪迴,四生六道,轉變不息,苦海無邊也。

 

   故言,既有人類之生,必有道德之立,如無道德,使無生存,這實是可定言矣,然道之與德,並非學來之識,無須待求於外本屬人人之固有,道是自性之體,德是自性之用,道是我們的本來面目,德是我們的當然行為,假若,我們能率自性之自然用事,就不必再加什麼勉勵作用之美名詞,講什麼「  修道 」論什麼「 立德 」,而總是正常無奇之人生庸行了。

 

    故曰,這自性即是道德之定律,是任何人也不能逃避的,根據此義,自性既是道德,那麼「 良心 」當然亦即道德了,是以人人都說自有良心,既有良心,即當無條件的行施道德。

 

    由此看來,凡是自承認是個有靈性的人,就不能不承認無良心,既有良心之人,亦不能不承認無道德,故靈性不可一時離,良心不可一時無,那麼道德豈不是一時也不能脫離的嗎?

 

    所以道德實是人類生存之要素,經常的表現於行住坐臥之際,和潛藏於衣食往行之間,無形中逐成正常生活上之正律了。

 

    故道德本是與生俱有人人同體的東西,絕不新奇怪異,亦非曲折難行,只有要明白大道而已,孔子曰,「 君子死守善道 」「 君子憂道不憂貧 」「 君子樂道 」曾子得之「戰戰競競一日三省已身」。

 

    顏子得之「拳拳服膺終身弗失」,以此觀之道與人有密切 之關係,惜乎,世人置之度外

 

孔子嘆曰,「 誰能出不由戶,

             何莫由斯道也 」。

 

  詩曰:大道本來自身有
        迷人不知向外求
        道本靈根身主宰
            速訪明師參妙玄

    全站熱搜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