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扶) 佳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去聲) 之,故有道者不處。故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不可得志於天下。吉事尚左,

 

凶事尚右。偏將軍處左,上將軍處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眾多,以悲哀泣之。戰勝,以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不敢臣。侯王若能守,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人莫之令而自均。

 

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扶)亦將知止;知止所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由川谷之於江海。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知足者富,強(漒)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壽。大道汎(泛)兮,其可左右。

 

萬物恃 (似)之以生而不辭,功成不名有。愛養萬物,而不為 (唯)主,常無欲,可名於小;萬物歸焉,而不為 (唯)主,可名於大。是以聖人,終不為 (唯)大,故能成其大。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樂與餌 (利),過客止。

 

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視之不可見,聽之不可聞,用之不可既。將欲歙 (合)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謂微明,柔勝剛,弱勝強。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道常無為,而無不為。侯王若能守,萬物將自化;化而欲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無名之樸,亦將不欲;不欲以靜,天下將自正。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為之而有以為。上仁為之而無以為。

 

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雙) 臂而扔(仍) 之。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也;前識者,道之華(花) ,而愚之始也。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處其薄;

 

居其實,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靈,神得一以寧,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貞,其致之一也。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發;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

 

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貞而貴高,將恐蹶(決) 。故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侯王自謂孤寡不榖。此其以賤為本耶?非乎?故致數與無輿(魚) 。不欲琭(碌) 琭如玉,落落如石。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天下萬物生於有,

 

有生於無。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唯) 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昩,進道若退,夷道若類,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廣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質真若渝,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聲希,

 

大象無形。夫惟道,善貸(太) 且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人之所惡,為孤寡不榖,而王公以為稱。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於無間(諫) ,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之。名與身孰親?身與貨孰多?得與亡孰病?是故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大成若缺,其用不敝;

 

大盈若沖,其用不窮。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躁勝寒,靜勝熱,清靜為天下正。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罪莫大於可欲,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不出戶,知天下;

 

不窺牖(有),見天道。其出彌遠,其知彌少。是以聖人,不行而知,不見而名,無為而成。

 

 

    全站熱搜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