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唯)無為,事無事,味無味。大小多少,報怨以德。圖難于其易,為(唯)大于其細。天下難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細,是以聖人,終不為大,故能成其大。夫(扶)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是以聖人猶難之。故終無難。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謀,其脆易破,其微易散。為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亂。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臺,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為(唯) 者敗之,執者失之。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民之從事,常幾(基) 於成而敗之。

 

慎終如始,則無敗事。是以聖人,欲不欲,不貴難得之貨。學不學,復眾人之所過。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民之難治,以其智多。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知此兩者,亦楷式。

 

能知楷式,是謂玄德。玄德深矣,遠矣,與物反矣,乃至於大順。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是以聖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後之。是以聖人處上,而民不重,處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樂推而不厭。

 

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夫(扶)惟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細也夫(扶)。我有三寶,持而寶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夫(扶)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為天下先,故能成器長(掌)。

 

今捨慈且勇,捨儉且廣,捨其後且先,死矣!夫(扶)慈以戰則勝,以守則固,天將救之,以慈衛之。善為士者不武,善戰者不怒,善勝敵者不爭,善用人者為(唯)之下,是謂不爭之德,是謂用人之力,是謂配天,古之極。用兵有言,

 

吾不敢為(唯) 主而為(唯) 客,不敢進寸而退尺。是謂行無行,攘(相) 無臂,仍無敵,執無兵。禍莫大於輕敵,輕敵則幾喪吾寶。故抗兵相加,哀者勝矣。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惟無知,

 

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則我貴矣,是以聖人被(披)褐(葛)懷玉。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夫惟病病,是以不病。聖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民不畏威,則大威至,無狎其所居,無厭其所生。夫惟不厭,是以不厭。是以聖人,

 

自知不自見。自愛不自貴。故去彼取此。勇於敢則殺,勇於不敢則活。此兩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惡(入聲),孰知其故?是以聖人猶難之。天之道,不爭而善勝,不言而善應,不召而自來,繟(蟬)然而善謀。天網恢恢,疏而不失。 民不畏死,

 

奈何以死懼之!若使民常畏死,而為奇者,吾得執而殺之,孰敢?常有司殺者殺,夫(扶) 代司殺者殺,是謂代大匠斲(伐)。夫代大匠斲(伐)者,希有不傷其手矣。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饑。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

 

民之輕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輕死。夫惟無以生為(唯) 者,是賢於貴生。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萬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強則不勝,木強則兵。堅強處下,柔弱處上。

 

天之道,其猶張弓乎!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餘者損之,不足者補之。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孰能以有餘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聖人,為而不恃,功成而不處,不欲見賢。天下柔弱,莫過乎水,

 

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其無以易(亦) 之。故柔勝剛,弱勝強,天下莫不知,天下莫能行。故聖人云,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謂天下王。正言若反。和大怨,必有餘怨,安可以為善。是以聖人,執左契,而不責於人。

 

有德司契,無德司徹。天道無親,常與善人。 小國寡民,使有什 (十)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遠徙。雖有舟車,無所乘之;雖有甲兵,無所陳之;使民復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

 

民至老死,不相往來。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辯,辯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聖人不積,既以為(胃) 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聖人之道,為(唯) 而不爭。

    全站熱搜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