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誥曰 克明德 大甲曰 顧諟天之明命 帝典曰 克明峻德 皆自明也 湯之盤銘曰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康誥曰 作新民 詩曰 周雖舊邦 其命惟新 是故君子無所不用其極 詩云 邦畿千里 惟民所止 詩云 緡蠻黃鳥 止于丘隅 子曰 於止 知其所止 可以人而不如鳥乎 詩云 穆穆文王 於緝熙敬止為人君  止於仁 為人臣 止於敬 為人子 止於孝 為人父 止於慈 與國人交 止於信
 
 
(傳十章之一:釋明明德)
 康誥曰 克明德 大甲曰 顧諟天之明命 
  帝典曰 克明峻德 皆自明也
 

康誥曰:「克明德」 (周書、康誥篇)
  康 : 名康叔(姓姬名封)
  誥 : 與告是同義同音 


大甲曰:「顧諟天之明命」
    (書、太甲篇)
  大甲:商湯王之孫
  顧  :回顧、經常想念、念茲在茲
  諟  :「是」、「就是也」、「自在也」
 
 
帝典曰:「克明峻德」
  (書經之虞書篇,名為「堯典」)
      峻:偉大、崇高、山峯之頂端之意
 

皆自明也
 
 
(傳十章之一:釋明明德)
湯之盤銘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盤:沐浴用之盆    銘:刻上金句
  苟:如果


康誥曰:『作新民』(書經康誥篇)
 
    詩曰:周雖舊邦 其命惟新 是故君子 無所不用其極
          (詩經、大雅篇)
 

傳十章之三(釋止於至善)
詩云 邦畿千里 惟民所止 
詩云 緡蠻黃鳥 止于丘隅 
子曰 於止 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 
詩云 穆穆文王 於緝熙敬止 為人君 止於仁 為人臣 
      止於敬 為人子 止於孝 為人父 止於慈 
      與國人交 止於信
  
詩云:邦畿千里 惟民所止
   (詩經、商頌玄鳥篇)
  
邦畿:天子統治的地方 方圓千里之大(京城)
 


詩云:緡蠻黃鳥 止于丘隅 子曰 於止知其所止 可以
        不如鳥乎
(詩經小雅、緡蠻篇)

    
  緡蠻:緡(綿)形容黃鳥之叫聲
  黃鳥:黃雀,是小鳥的名稱(黃色)
  丘隅:長滿樹木,很茂盛的角落
 


詩云:穆穆文王 於緝熙敬止 為人君 止於仁 為人臣 
        止於敬 為人子 止於孝 為人父 止於慈 
        與國人交 止於信

 於:(烏)歎美辭
 緝:繼續
  熙:光明 
 

三綱領:明明德 在新民 止於至善
第一:是要使我們知道本來清明的德性,而發掦.去除慾障,打
      開自性的矇蔽,而重新清明.
第二:推己及人,親民,使人人都能找回自性.
第三:以上兩項能做得到的話,這算是止於至善的地步.
 
 
 
 
 
 

Posted by boktakhk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