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有福鈞賢士 得之修之為上 
效法顏淵夫子 拳拳服膺勿忘 
效法曾參夫子 兢兢時勿放蕩 
斯為大本之道 君子務之賢良 
復其良知良能 惟斯一點中黃 
黃中乃可通理 正位居體身上 

 

所謂正法眼藏 切宜保守為上 
轉筆再告士華 以及賢士才良 
汝倆可稱奇士 一日千里飛黃 
直上騰達坦途 鵬程無邊無量
一以貫之終始 日遷喬木之上 
既識苦海幽谷 苦惱無有際量

 

萬劫惟斯一線 能通大道康莊 
嗣後當須繼志 述事聖業飛揚 
修下二三年載 再觀大地風光 
到時方得明暸 勿負此修一場 
仲和桂英金玉 坤道之中賢良 
得了性理天道 一心至誠為當 

 

無有二心三意 成佛作祖有望 
凡係有志賢士 皆當體貼吾章
如能澈底明暸 智慧大開非常 
言此為呂不告 寶清將訓審詳 
費心講述此意 以期啓化眾良 
三才下次多靜 萬勿上壇盲慌 

 

即此收筆辭駕 別眾吾返天堂 
                  哈哈退 

 

更有福鈞賢士 得之修之為上 
效法顏淵夫子 拳拳服膺勿忘 

  

顏淵夫子-姓顏名回 字子淵 魯國人 復聖 前東方第

          與父親顏路 同是孔子的學生 不幸早死 

          世壽三十二歲

 

中庸:回之為人也 擇乎中庸 得一善 則拳拳服膺 

      而弗失之矣

子曰:吾與回言終日 不違如愚 退而省其私 亦足以發

     回也不愚子畏於匡 顏淵後 子曰 吾以女為死矣 

曰:子在 回何敢死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賢 對曰:賜也何敢望回 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之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 子謂顏淵曰:「惜乎!吾見其進也,未見其止也!」

 

子曰:回也 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

子曰:賢哉回也 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

      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子畏於匡,顏淵後。子曰:『吾以女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顏淵死 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顏淵死 子哭之慟 從者曰:子慟矣 曰:「有慟乎?非夫人之為慟,而誰為?」

 

哀公問弟子 孰為好學 孔子對曰 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

 

效法曾參夫子 兢兢時勿放蕩 

斯為大本之道 君子務之賢良

 

曾子有疾 召門弟子曰 啟予足 啟予手 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 如履薄冰 而今而後 吾知免乎 小子 

 

仲尼居 曾子侍 子曰:先王有至德要道 以順天下 民用和睦 上下無怨 汝知之乎 曾子避席曰:參不敏 何足以知之 子曰:復坐 吾語汝 身體髮膚 受之父母不敢毀傷 孝之始也 立身行道 揚名於後世 孝之終也 夫孝 始於事親 中於事君 終於立身 大雅云:無念爾祖 聿修厥德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為人謀而不忠乎 
    與朋友交而不信乎
    傳不習乎

 

復其良知良能 惟斯一點中黃 
黃中乃可通理 正位居體身上
良知-不學而知
良能-不學而能


 

復其良知良能 惟斯一點中黃 
黃中乃可通理 正位居體身上

詩云:我有明珠一顆 欠被塵勞封鎖
      一朝塵盡光生 照遍山河萬朵

 

 

所謂正法眼藏 切宜保守為上 
世尊於靈山會上拈花。眾皆罔措。
獨迦葉破顏微笑。世尊告大迦葉

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法門。付囑與汝。

    汝當流布 勿令斷絕

 

轉筆再告士華 以及賢士才良 
汝倆可稱奇士 一日千里飛黃

 

直上騰達坦途 鵬程無邊無量

一以貫之終始 日遷喬木之上
子曰:參乎 吾道一以貫之 曾
子曰:唯 子出 門人問:何謂也
曾子曰:夫子之道 忠恕而已矣
 

 

既識苦海幽谷 苦惱無有際量  
萬劫惟斯一線 能通大道康莊 
 

 

嗣後當須繼志 述事聖業飛揚
修下二三年載 再觀大地風光 
到時方得明暸 勿負此修一場
 

 

仲和桂英金玉 坤道之中賢良 
得了性理天道 一心至誠為當

 

無有二心三意 成佛作祖有望 
凡係有志賢士 皆當體貼吾章

 

如能澈底明暸 智慧大開非常 
言此為呂不告 寶清將訓審詳
費心講述此意 以期啓化眾良
 

 

三才下次多靜 萬勿上壇盲慌
即此收筆辭駕 別眾吾返天堂 
                  哈哈退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