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伯篇 -

 

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虛,犯而

          不校。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

          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

          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課文)

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虛,

          犯而校。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

          「能」-能力,才能

          「犯」-觸犯,冒犯

          「校」-通較,計較,報復

  

  

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虛,

          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

          一担重泥擋子路,

          二行伕子笑顏回。

  

曾子曰:「以能問於不能,以多問於寡,有若無,實若虛,

          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嘗從事於斯矣。」

  

六祖: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沒意智,若輕人,即有無

      量無邊罪。

 

 

顏子曰:「人不善我,我亦善之。」即不校之意。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

          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託」-委託

          「六尺之孤」-六尺約十五歲之無父孤子。

          「寄」-寄託

          「百里之命」-為一百方里,命是國家政令。託孤

                        必然同時寄命,即將國家大事一併

                        拜託此人 幫助幼君治理。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

          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節」-節操

          「大節」-國家大變故,生死存亡安危之時。  

          「奪」-奪取,動搖也。

          「君子人」-優越有能力,高尚品德之人。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

          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

 

文天祥過零丁洋 節錄

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

          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士」-士人(讀書明理之人)

         「弘」-心胸寬闊,遠大志向。

         「毅」-恆心、毅力、堅忍不拔。

         「任重而道遠」-責任重大而路途遙遠。

         「仁以為己任」-以弘揚仁道為自己之責任。

         「死而後已」-到死以後,這責任才停止。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

          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賢相伊尹說:「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婦,有不被堯舜之澤者,若

              己推而納之溝中,其自任以天下之重也。」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