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問篇-

 

子路宿於石門。晨門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

石門-魯國都城的外門  

晨門-早上看守城門的人

 

聖賢仙佛為何知其不可而為之?

不忍眾生沉溺

眾生如何沉溺?

靈性沉溺 醉生夢死 爭名奪利 各出奇謀

文昌帝君:人之所以為人者。理也。理亡。斯人亡也。為臣者不忠也。為子者不孝也。為兄者不友也。為弟者不恭也。為夫者不義也。為婦者不順也。

 

為長者不惠也。為幼者不敬也。為師者不嚴也。為友者不信也。士競文藝。而忽德行也。農圖良田。而昧心地也。工作偽。而弗作德也。商見利。而弗見義也。官為家。而無赤心為國也。吏為私。而無實心為公也。理刑名者。忘善俗之遠猷也。司教訓者。昧明倫之先務也。

 

僧道滅綱常。而傷風化也。娼優棄廉恥。而蠱愚頑也。隸卒假虎威。而蠹編氓也。豪強肆鯨吞。而凌寡弱也。雜流矜奇異。而藏陰險心也。遊民結黨羽。而逞陰謀也。邪淫者比比。奸詐者多多也。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 任重而道遠 仁以為己任 不亦重乎 死而後已 不亦遠乎

 

不忍眾生遭劫-劫由人造

文昌帝君:腥聞在上。黑氣觸空。是以劫數定。而災害臨也。惟天地厚愛人。而人不知。厚望人。而人不覺。惡業太重。惡類太繁。尋常災害。掃除不盡。而大劫始臨也。

 

然而飢寒者不免。危難者不免。夭折者不免。斯亦慘矣。又有兵戈以戕之。瘟疫以戕之。旱乾水泛以戕之。死者血流屍積。生者東奔西馳。困苦千般。顛連萬狀。

 

人悲之。天地更悲之也。人為人悲之。天地早為人悲之也。天地為人悲之。而不能為人宥也。何也。人為之。非天地為之也。非天地為之。天地何能為人宥也。人自為之。人又何得怨天地也。

 

藥師琉璃光王佛:昔有避世避地避色避言,而夫子心不忍斯世斯民之陷溺,雖知其不可,而猶栖栖人國,彼晨門荷蕢輩,那得知之。

 

如何態度面對應做之事

盡力隨緣冉求曰: 非不說子之道  力不足也

          子曰: 力不足者  中道而廢  今女畫

活潑應事孟子曰:可以仕則仕 可以止則止 可以速則速 可以久則

                  久  孔子也 乃所愿 則學孔子也   

                  子絕四 毋意 毋必 毋固 毋我

逆事不煩-孔子受辱不退 陳蔡絕糧 削跡伐壇 子畏於匡 八風不動

 

長沮、桀溺耦而耕,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長沮曰:「夫執輿者為誰?」子路曰:「為孔丘。」曰:「是魯孔丘與?」曰:「是也。」曰:「是知津矣。」問於桀溺,桀溺曰:「子為誰?」曰:「為仲由。」曰:「是魯孔丘之徒與?」

 

對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豈若從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輟。子路行以告。夫子憮然曰:「鳥獸不可與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

顏子曰:不容 然後見君子 

 

子路宿於石門。晨門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與?』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