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活佛 降
二○○八年七月十二日
歲次戊子年六月初十日
聖示:人生之路就像那攀爬高峰一般,君不見世之人爭相想征服世界最高峰,即位於喜馬拉雅山之埃弗勒斯峰。多少人為求登頂而喪命,但仍有許多人前仆後繼的想登上峰頂,有時因氣候不佳產生暴風雪,阻斷了登山者之去路,但堅強、有決心、有毅力之登山家,仍能以最大之勇氣與決心來面對天候之惡劣與生死之一瞬間,最後終能如願以償的登成功。同樣的道理,在人生的旅途上,多少會遭遇不幸,困難與挫折,如能以攀登高峰之精神來面對,則無有不成,無有不克者,因為「有志者事竟成」。

 

老衲盼世之人在面臨橫逆與挫折之時,能以大決心,大毅力全力以赴,則必能柳暗花明,終止於成,勉之。

 

濟佛曰:哈哈!吾徒為道奔波各地,誠心助道,其心可嘉,其精神可佩也。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明清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己有許久未一起共遊三界著書,徒兒甚念著恩師呢!

 

濟佛曰:哈哈!哈哈!好說!好說!賢徒亦是奉母娘之懿旨,出國或出外救人、助道濟世,成果斐然,救人無數,陰功深累,為師怎會怪罪於你呢?為師乃與有榮焉!有徒如此,何求之有?哈哈!時候不早,快隨為師出發,著作《孝道訪遊記》去矣!

 

童生曰:是,徒兒遵命,一切但憑恩師安排。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八爪護法金龍現於天際,金光閃閃,光芒奪目,令人眼睛難以開展,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今夜之參訪地出發。)

 

童生曰:恩師啊!上次徒兒出國助道,有一個因果奇案很發人深省,值得提出來讓世人知曉,莫作惡事,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到必有報。
濟佛曰:什麼因果奇案,但說無妨。

 

童生曰:某國家有戶丘姓人家,夫婦老實善良,與人無爭,生活本來亦甚美滿,無奈在其大兒子三歲之時,突然生了一場怪病,整個人變得不說話,會咬人,曾咬過他媽媽的頭。他爸爸開車送他去給醫師看時,咬住他爸爸的手不放,在家中亦曾咬他的祖母三次。不得已只得送他去拔牙,十幾個人費了好大之力氣方才將他制住,將他的牙齒拔掉,以防止他再咬人,平時遇有不順心、不合意,會面露凶惡之眼神,好像要把人吃掉般的恐怖,如今已十八歲了,未曾入學校讀過書。徒兒應當地善信之邀約,出國幫助處理此因果奇案。

 

那天到他家樓下,適巧他爸爸帶他外出散步回來,不期在一下電梯口相遇,他不想直接上樓,想再多走幾圈,他爸爸不肯,於是他就推他爸爸,因他甚魁梧,他的爸爸被他一推,往後退了好幾步,但最後還是被強拉進了電梯。上樓時,他的眼神很凶,徒兒及隨行之人都怕被他攻擊,所幸沒事平安到他家之樓層。出了電梯口,有一位女善信走在他的前面,亦被他用胸部頂著走,嚇壞了。

 

進屋之後,他就一直不停的在其臥室與客廳間來來回回走個不停,一刻也靜不下來,此時他身邊糾纏討報的亡靈走向徒兒過來,徒兒問那亡靈,為何無故跟隨此丘小弟弟?此時那位亡靈向徒兒講,他不是無故跟隨,乃是領了五殿森羅閻王之黑旗討報令前來索命,因那丘小弟弟前世害他之性命,故今世在其三歲時被他找到,開始憑依干擾,己有十五年了,最終是要他的命!徒兒了解原因之後,即勸其放下瞋恨心,以免來世又換丘小弟弟向其討報,正所謂的冤冤相報何時休?

 

那亡靈聽徒兒一言,心中頗有感觸,傷心的哭了出來。後經徒兒居中協商,請其家人能依其提出之要求做功德迴向給他,丘小弟之父母因經濟上之考量,允諾明天再做答覆,隔天早上即接獲他的父母打電話來說要做此功德。徒兒在當天晚上再次造訪丘小弟的家中,不可思議的是原本很凶、很躁動的丘小弟弟,今天變得很乖、很聽話,徒兒將其家屬之心意傳達與亡靈後,亡靈亦十分高興,丘小弟弟之父母與在場之善信,皆見證了此陰陽協調之過程,皆覺不可思議。徒兒再三叮嚀其家人務必遵守承諾,不可食言,如此丘小弟 弟必可漸漸恢復正常。

 

濟佛曰:甚好!甚好!三曹大開普度,白陽期乃大清算期,累劫、累世與汝有恩、有怨之六道冤親債主均從地府到人間來討報,世人宜當努力行功了愿,方可避災劫,躲無常也。

 

(就在師徒談論間,八爪護法金龍已飛抵今夜之參訪地,南海普陀落迦山,此時已見護法韋陀菩薩在山前恭候濟佛佛駕。師徒二人下了金龍,與韋陀菩薩互道安好,隨即韋陀菩薩帶領濟佛師徒入紫竹林內參拜南海古佛。)
古佛曰:歡迎濟佛師徒二人前來普陀落迦山,命善才、龍女端上仙茗奉茶。

 

(此時善才及龍女奉古佛之命,獻上仙茗,童生一喝,清涼甘甜之味令人頓忘一切煩憂,身心輕快無比,精神為之振奮。)
童生曰:蟻生感謝古佛之賜仙茗,今夜來訪定是上天欲將古佛孝親之事蹟披露於世,故有此遊,是嗎?
濟佛曰:然也!古佛乃孝道成證果位者也,《孝道訪遊記》一書若缺古佛之案證,豈不失其光彩?故老衲懇請古佛慈悲,將您之孝證說出,以悟世之不孝者,誠哉功德無量也!

 

古佛曰:善哉!善哉!上天有旨著書之需,吾自當全力配合。話說很久很久以前,吾降生於興林國中,父名妙莊王,我名妙善,一心堅修佛道,吾父王不許,遂與韋陀將軍逃至大香山中,與村民建廟帶髮修行。父妙莊王無道,猜疑心重,殺害很多無辜之大臣及宮女,有日父王一人獨自在宮中喝酒之時,忽見群鬼索命,那些被父王枉殺之魂,一一現前欲索父命,父王一時驚恐,拿刀向那群亡靈砍去,但怎麼殺都殺不死,最後父王得了「失心瘋」之病,頭痛欲裂。

 

宮中欲奪權之臣子,趁機收買太醫,進獻讒言,謂需妙善三公主之雙手及雙眼當藥引服用,病方可癒。父王當時不察,為求病好,竟下了一道聖旨到大香山佛寺中,吾當時一心只想救父王之命,亦未想太多,只依聖旨,自挖雙眼並請韋陀將軍,斷吾之雙臂,一時血濺滿地,全身白衣均沾滿了鮮血,所有大香山之村民,見吾為救父命之孝行,皆跪下痛哭:公主不可!公主不可!無奈吾心已決,為報父母之恩而如此自挖雙目,自斷雙臂,只求能救父王一命,願便足矣!

 

此時欽差大臣見吾已斷雙手、挖雙眼,便急取回宮中與大王合藥服下,果然妙莊王之「失心瘋」及頭痛之病,完全復原。吾因失血過多,奄奄一息,遂在龍女之幫忙下洗滌身上之污血,換了一套乾淨之白衣,盤腿而坐,準備歸空證界,此時所有大香山之村民皆痛哭失聲,哀嚎之聲不絕,甚為感人。吾在午時一到,與韋陀將軍及龍女三人肉身白日飛昇成證古佛果位,韋陀將軍受如來佛祖封為韋陀菩薩,永護正法。龍女則為吾身邊之侍從,吾從此慈航普渡,時常雲遊四海,普渡有緣眾者,以上乃吾成證之經歷也。

 

童生曰:感謝古佛之慈悲!蟻生聽了亦熱淚盈眶,淚流不止,但願世之人皆能效法古佛之孝順精神,則必天下太平矣!

 

濟佛曰:誠哉斯言也,老衲亦甚感動與敬佩,古佛之所以為古佛,全是「孝」字中求得,世之人欲求得正果,「孝」必不可違,違者無道 可求可證也,勉之。可,今夜時候已不早,回堂去吧!
(此時濟佛師徒拜辭古佛,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回。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
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孟子︰惟順乎父母,可以解憂。

 

《弟子規》
身有傷 貽親憂
德身傷 貽親羞

 

貽 – 遺留、遺害

 

詩云︰
樹欲靜而風不止 子欲養而親不待

萬金空奠思親酒 一滴何曾到九泉

與其死後祭之豐 不如生前養之薄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