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罕篇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共學-共同學道

適道-向道前行 趨向正道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立-立穩道志 堅志守道而不變也

         不動心 不動志 不退轉 不動搖   

  不破戒 是道則進 非道則退 

  立身行道 己立立人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權-權變 權衡輕重 時措之宜也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為百萬生靈活命 何惜如來一戒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淳于髡曰:男女授受不親 禮與 孟

子 曰:禮也 曰:嫂溺 則援之以手

乎 曰:嫂溺不援 是豺狠也 男女授受不親 禮也 嫂溺 援之以手者

       權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萬章問曰:「詩云: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信斯言也,宜莫如舜。舜之不告而娶,何也?」孟子曰:「告則不得娶。男女居室,人之大倫也。如告,則廢人之大倫,以懟父母,是以不告也。」萬章曰:「舜之不告而娶,則吾既得聞命矣;帝之妻舜而不告,何也?」曰:「帝亦知告焉則不得妻也。」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孟子曰:不孝有三 無後為大 舜不告而娶 為無後也 君子以為猶告也

 

子曰: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佛云:欲障障凡夫 理障障菩薩

 

子曰: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程子曰:可與共學 知所以求之也 可與適道 知所往也 可與立者 篤志固執而不變也 權 稱錘也 所以稱物而知輕重者也 可與權 謂權衡輕重使合義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權者 聖人之大用也 未能立而言權 猶人未能立而欲行 鮮不仆矣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權者 聖人之大用也 未能立而言權 猶人未能立而欲行 鮮不仆矣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藥師琉璃光王佛:知仁勇三者 能通經達權 不滯不遺 豈共學適道者 驟臻其境 學者善思之 則道不遠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金剛經: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子曰 : 可與共學 未可與適道 可與適道 未可與立 可與立 未可與權

金剛經:若有人言 如來若來若去 若坐若卧 是人不解我所說義 何以故 如來者 無所從來 亦無所去 故名如來

 

唐棣之花 偏其反而 豈不爾思 室是遠而 子曰:未之思也 夫何遠之有

唐棣之花-郁李樹之花

偏其反而-偏 翩也 反 翻也 翩翩然 翻動著

室是遠而-你住得太遠了 

 

唐棣之花 偏其反而 豈不爾思 室是遠而 子曰:未之思也 夫何遠之有

冉求曰: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

子  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女畫。

 

唐棣之花 偏其反而 豈不爾思 室是遠而 子曰:未之思也 夫何遠之有

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唐棣之花 偏其反而 豈不爾思 室是遠而 子曰:未之思也 夫何遠之有

 孟子曰:挾泰山以超北海,語人曰:我不能,是誠不能也;為長者折枝,語人曰:「我不能」,是不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挾太山以超北海之類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類也

 

 唐棣之花 偏其反而 豈不爾思 室是遠而 子曰:未之思也 夫何遠之有

 程子:聖人未嘗言易 以驕人之志 亦未嘗言難 以阻人之進 但曰 未之思也 夫何遠之有 此言極有涵蓄 意思深遠

 

唐棣之花 偏其反而 豈不爾思 室是遠而 子曰:未之思也 夫何遠之有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