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篇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其-在此指居上位之人
正-稱其職,合其德
令-命令
從-服從

 

正乃治國之本
《列子卷三十四》
楚莊王問詹何曰:「治國奈何!」詹何對曰:「何明於治身,而不明於治國也。」楚王曰:「寡人得奉宗廟社稷,願學所以守之。」詹何對曰:「臣未嘗聞身治而國亂者也,又未嘗聞身亂而國治者也。故本在身,不敢對以末。」楚王曰:「善。」

 

楚莊王問詹何曰:「治國奈何!」詹何對曰:「何明於治身,而不明於治國也。」楚王曰:「寡人得奉宗廟社稷,願學所以守之。」
詹何- 戰國時期之哲學家。主張輕利,反對縱慾、自恣的行為。
身- 上位者本也 國-臣民者末也
宗廟- 祭祀祖宗之屋舍
社稷- 國家之代稱

 

詹何對曰:「臣未嘗聞身治而國亂者也,又未嘗聞身亂而國治者也。故本在身,不敢對以末。」楚王曰
:「善。」

身治- 其身正也
身亂- 其身不正也

 

務本之好處
《中論卷四十六》
民心莫不有治道,至於用之則異矣。或用乎人,或用乎己。用乎己者,謂之務本;用乎人者,謂之追末。君子之治之也,先務其本。故德建而怨寡
;小人之治之也,先追其末。故功廢而仇多。

 

子曰:「苟正其身矣,於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子曰:「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
帥- 率領
孰- 誰人

 

古云:「夫上之所為,民之歸也。」

子曰:「修己以安百姓。」

 

《春秋左氏傳卷五》
夫善人在上,則國無幸民。諺曰:「民之多幸,國之不幸。」是無善人之謂也!
幸民-心存僥倖的臣民
諺-俗語

 

如何能正
(一)《孔子家語》

    子貢為信陽宰,將行,辭於孔子,孔子曰:「勤之慎之,奉天子

    之時,無奪無伐,無暴無盜。」子貢曰:「賜也少而事君子,豈

    以盜為累哉!」
    奪- 搶奪

    伐- 殺伐

    暴- 暴虐
    盜- 盜竊

    累- 過失

 

    孔子曰:「汝未之詳也,夫以賢代賢,是謂之奪;以不肖代賢,

    是謂之伐;緩令急誅,是謂之暴;取善自與,謂之盜。盜,非竊

    財之謂也。吾聞之,知為吏者,奉法以利民;不知為吏者,枉法

    以侵民,此怨之所由也。治官莫若平,臨財莫如廉。

 

    廉平之守,不可改也。匿人之善,斯謂蔽賢;揚人之惡,斯為小

    人。內不相訓而外相謗,非親睦也;言人之善,若己有之;言人

    之惡,若己受之。故君子無所不慎焉。」

 

(二)《政要論》

    為人君之務,在於決壅(湧);決壅之務,在於進下;進下之道,

    在於博聽;博聽之義,無貴賤同異,隸豎牧圉(雨),皆得達焉。
    決壅- 消除阻塞(消除進諫之阻塞)
    隸豎牧圉- 指奴役、童僕、放牧、養馬等人。

 

(三)《呂氏春秋卷三十九》
    欲知平直,則必準繩;欲知方圓,則必規矩;人主慾自知,則必

    直士。

 

(四)《體論卷四十八》

    夫君尊嚴而威,高遠而危;民者卑賤而恭。愚弱而神。惡之則國

    亡,愛之則國存,御民者必明此要。

 

(五)《晏子》

    晏子曰:古人賢君,飽而知人之飢,溫而知人之寒,逸而知人之

    勞。

 

(六)《淮南子》

    日月欲明,浮雲蓋之;河水欲清,沙石穢之;人性欲平,嗜欲害

    之。 夫縱欲而失性,動未嘗正也,以治身則失,以治國則敗。

 

   《淮南子卷四十一》
   主者國之心也,心治則百節皆安,心擾則百節皆亂。

 

   前賢云:
   身正民行,乃克己之治,施不言之教,潛移默化之也。真學問之

   實功,在身立萬民之準範,化於天下。斯謂聖王恭己敬人之大治。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