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佛恩師慈悲:天道之沿革

 

清靜經云:大道無形,生育天地,足徵天地之源出乎道,未有天地,先有此道,史記云:天開于子會,而沒於戌會,地闢于丑會,而沒於酉會,人生於寅會,而沒於申會,人生於寅會,而沒於申會,當寅會人之初生,性本善,由天生人也,其權在天,無道可言。道降中天,人生人也,其權在人。伏羲氏首出,仰觀俯察,知天地之運行,劃先天八卦,以顯天地之蘊奧,此為大道降世之始也。

 

繼由軒轅氏創文字,建宮室,製衣裳,文化大備,此謂道之成也。嗣後堯舜,文武周公,接續道統,心法一脈相傳,謂之青陽應運,道之整也。

 

幽厲之世,五霸疊興,天子政令,不能行於天下,道轉紅陽,分為三教(即儒釋道也),此謂道之分也。
老子降世,發揚道宗,東渡孔子,闕里傳猶龍之嘆,西化胡王,函關現紫氣之瑞,關尹子強留老子作書,著道德經五千言,為道教之始祖也。孔子周遊列國,教化萬方,刪詩訂禮,繼往開來,闡永久不變之真理,立萬世不易之定論,大道之精微奧玄,學庸敘述備至,成儒教之始祖。

 

孔子傳顏子曾子,曾子傳子思,子思傳孟子。孟子以後,道脈西遷,心法失傳,歷秦、漢、晉、隋、唐,議論囂然,無有造此域者,迨至炎宗,文運天開,五星聚奎,希夷首出,濂洛關閩,如周敦頤、程頤,程灝、張載、朱熹等相繼而起,真儒賴以昌明,然而運不相逢,究未繼續道統。良以孟子時,道脈業經盤轉西域,釋教接衍,所以宋朝儒士雖然輩出,不過闡發道旨而已。

 

釋迦牟尼,渡大弟子迦葉,為佛教之始祖。道分三教,各傳一方,各留經典。釋教單傳二十八代,至達摩尊者,梁武帝時,達摩西來,真機復還於中國,此為老水還潮也。
自達摩入中國,真道仍一脈相傳,達摩初祖、神光二祖、僧燦三祖、
道信四祖、弘忍五祖,惠能六祖。
至六祖衣缽不傳,有南頓北漸之稱,其實道歸儒家,六祖渡白祖(白玉蟾) 、馬祖(馬端陽)二人,道傳火宅,是為七祖(雙命),

 

羅(蔚群)八祖、
黃(德輝)九祖、
吳(紫祥)十祖、
何(了苦)十一祖、
袁(退庵)十二祖、
徐(還無)楊(還虛)十三祖(雙命)、
姚(鶴天)十四祖、
王(覺一)十五祖,
劉(清虛)十六祖,
此乃紅陽十六代圓滿。

 

道轉白陽,彌勒應運,路祖為初祖,大開普渡,大闡玄機,弓長子系,為白陽二祖,繼續辦理末後一著,三曹普渡,萬教歸一。

 

道轉白陽,彌勒應運,路祖為初祖,大開普渡,大闡玄機,弓長子系,為白陽二祖,繼續辦理末後一著,三曹普渡,萬教歸一。

 

現值三期末會,世風頹壞,浩劫流行,大地無完土,道在黎庶,人人成道,個個成佛,為白陽劫,此大道之沿革也。

 

東方後第十八代祖之二 - 子系師母

 

十八祖之二孫素真,字明善,道號慧明,山東單縣人,係月慧菩薩化身,生於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八月二十八日。自幼穎悟、仁善好佛,一心尋師訪道,得遇路祖傳授其心法,擔任點師,合配三才,四處宣化度眾,日後升任路祖門下十三大領袖之一(路祖門下初有八大領袖,後增至十三大領袖)。於民國十九年,與張祖一同接掌十八代祖,奉天命以天道師母身分輔佐張祖辦理三曹普度。

 

孫祖生性慈祥,故對身旁之同修照顧有加,就如同慈母的呵護,隨時竭盡自己的心力,為眾生帶來一些光明和煦。
民國廿八年,北京道務開始宏展,便由孫祖坐鎮北京,成為天道道務的發展中樞,以取代原先位於天津的地位,設有公館來做道務行政運作,孫祖便以北京為中心,向各處做道務定期視察,尤喜歡提拔坤道諸人才。

 

民國三十一、三十二年均不惜辛勞,巡視江南道務,鼓舞道氣,於常州道務宏展見王彰德(坤)為大器,便成全其隨駕赴北京公館學習,奠定了江南道場的方向,後來慈悲常州道務由基礎單位分脈而出,自成一糸,是為日後常州組之源由。

民國三十五年,大道遍布全國,孫祖便隨同張祖赴四川成都,襄助道務之開展,成績斐然,詎料張祖聖體欠安,使孫祖心急如焚。

 

民國三十六年,張祖歸空,奉 母命續掌道盤,辦理收圓大任,責任在身,宵旰勤勞,不敢稍懈。
民國三十八年之後,大陸的道務已無法再續法緣了,眾弟子受考頂劫者不計其數,為續道之慧命,孫祖便命諸前人赴台、港、南洋等地開荒,她本身亦先後赴香港、新加坡,最後輾轉抵達台灣(民國四十三年)。

 

當時國民政府退守台灣,為確保台澎地區安全,故實施戒嚴,對民間的集會結社均限制頗嚴,因此,官考頻傳,各傳播媒體在政策的指引下,對道場極盡醜化之能事,諸前人、傳道人員個個均受到嚴刑冤獄,孫祖聞知天道在台灣傳道的艱辛與困苦時,心痛如絞,曾悲切地說:既然他們要關,就關我好了,不要關我的徒弟,既然要折磨,就折磨我好了,不要再折磨我的徒弟。

 

從此,孫祖便隱居在台灣中部,終年足不出戶,囚禁在用慈悲築起的監牢,佛前日日千叩、萬叩,願為眾生頂劫救難。也從此孫祖原本健朗的身體,開始受種種痛苦侵襲而日漸衰竭。但說也奇怪,自從孫祖說了這句話後,種種官考刁難在無形中都化解了,道又可以辦下去了,這一大劫官考,就這樣由孫祖一個人背負起來了。

 

(維摩詰經)云::「菩薩為了悲愍眾生流轉生死而入於生死海,示現生死病苦,如眾生病好了,則菩薩病自然也就好了,菩薩的病因啊!是完全由大悲心而起的,就像一個長者,其子得病,則父母也一起生病,唯有孩子痊癒,父母才能得癒一樣。」

 

孫祖便是如此一位菩薩,為了眾生而入於生死,為了令道脈延展下去,寧願囚禁自己,為了解脫徒眾的痛苦,她寧願為眾生背負如山石般巨大的苦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道場的成長換來孫祖日益蹣跚的步履,道場的茁壯換來孫祖身體日漸衰弱。

 

多少天道弟子遙想那個曾經桎錮孫祖的,是一個如何的監牢呢?
沒有檻杆、沒有牢鎖,也沒有律師封條見證,甚至沒有在佛前誓願。只是一個悲願,一句諾言,她的生命進入了無邊漫長的自囚歲月,二十餘年間病痛不斷直至歸空。

 

由於孫祖的悲願感天,道務蒸蒸日上,官考不再,並將法音傳遍萬國九洲,只要有人的地方,大道便開荒至彼處,天時應運,到處普化,庶民百姓,個個得以修明性法,體解大道。

 

民國六十四年,農曆二月二十三日,孫祖歸空於台北市,是時雷電風雨交作、悲一代聖人之別世也。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