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此衣表信 可力爭耶

  

金剛經:如是滅渡無量無數無邊眾生 實無眾生得滅渡者 

 

行由品第一
惠能後至曹溪,又被惡人尋逐,乃於四會,避難獵人隊中,凡經一十五載,

  

五祖:逢懷則止 遇會則藏

 

時與獵人隨宜說法。獵人常令守網,每見生命,盡放之。

  

孟子:惻隱之心 仁之端也

 

每至飯時,以菜寄煮肉鍋。或問則對曰:「但喫肉邊菜。」

 

一日思惟:「時當弘法,不可終遯。」遂出至廣州法性寺;

            值印宗法師,講涅槃經。值印宗

 

弘法-將佛法普施予眾生 使眾生因佛法之洗滌而明理 

      啟悟自性 自修自渡 自渡渡人

 

時有風吹幡動,一僧曰風動,一僧曰幡動,議論不已。

惠能進曰:「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一眾駭然,

 

迷人執相 智者理心

佛云:事相動人心 即有嗔恚心
      迷人心不覺 執著是非生
      智者明性理 遇事首觀心
      不被外境動 性王作主人

 

印宗延至上席,徵詰奧義,見惠能言簡理當,不由文字。

  

徵詰奧義-請教一些深奧義理

 

宗云:「行者定非常人,久聞黃梅衣法南來,莫是行者否?」

 

惠能曰:「不敢!」宗於是作禮,告請傳來衣鉢,出示大眾。

  

五祖:衣為爭端 止汝勿傳
   若傳此衣 命如懸絲

 

宗復問曰:「黃梅付囑,如何指授?」

 

惠能曰:「指授即無,惟論見性,不論禪定解脫。」

 

六祖:外離相為禪 內不亂為定 外若著相 內心即亂 

      外若離相 心即不亂 本性自淨自定 只為見境

      思境即亂 若見諸境心不亂者 是真定也 外禪

      內定 是為禪定 

 

宗曰:「何不論禪定解脫?」
能曰:「為是二法,不是佛法,佛法是不二之法。」

    二法-陰陽對待之法 未能跳出生死輪迴之法
不二法門-不二即一 一者性也 性者理也
 即性理心法 不落相對之法門

 

宗又問:「如何是佛法不二之法?」

惠能曰:「法師講涅槃經,明佛性是佛法不二之法。

 

如高貴德王菩薩白佛言:犯四重禁 作五逆罪 及一闡提等 

                      當斷善根佛性否

 

四重禁-又名四重罪,亦即四波羅罪殺,盜,淫,妄也
五逆罪-殺父,殺母,殺阿羅漢,鬦亂眾僧,起惡意於如來所

 

 

阿闍世王問五逆經:
有五逆罪,為此五不赦罪者,必入地獄不疑

 

涅槃經:不信因果 無有慚愧 不信業報 不見現在及未來世

       不親善友 不隨諸佛所說教戒 如是之人 名一闡提 

        諸佛世尊所不能治也 一闡提亦即罪大惡極之人

 

佛言:『善根有二:一者常,二者無常;佛性非常非無常,

        是故不斷,名為不二。

 

一者善,二者不善;佛性非善
非不善,是名不二。

 

蘊之與界,凡夫見二,智者了達,其性無二;無二之性,即是佛性。』

 

蘊-五蘊也 色受想行識
界-十八界也 
內六界(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
外六界(六塵)-色塵聲塵香塵味塵觸塵法塵
中六界(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

 

印宗聞說,歡喜合掌,言:「某甲講經,猶如瓦礫;仁者論義,猶如真金。」於是為惠能薙(剃)髮,願事為師。

 

惠能遂於菩提樹下,開東山法門。
惠能於東山得法,辛苦受盡,命似懸絲,

 

梁天監元年 智藥三藏 自西竺國 航海而來 將彼土菩提樹一株 植此壇畔 亦預誌曰 後一百七十年 有肉身菩薩 於此樹下開演上乘 度無量眾 真傳佛心印法主也 師至是祝髮受戒 及與四眾 開示單傳之法旨 一如昔讖 

 

東山法門-達摩祖師在印度 得到釋迦佛輾轉相傳的心法真傳 為西方第二十八祖 後老水還潮 達摩祖師東來中國 初渡梁武帝不得 後渡慧可不果 故隱於嵩山少林寺 被慧可尋獲 慧可斷臂求法 達摩卒以心法付慧可 為後東方第二代祖(神光二祖) 後心法傳僧燦三祖 道信四祖 弘忍五祖 道信與弘忍 俱住在東山 而惠能得心法於弘忍五祖 故謂東山法門 亦即歷代祖師之心法

 

今日得與史君官僚,僧尼道俗,同此一會,莫非累劫之緣,亦是過去生中,供養諸佛,同種善根,方始得聞,如上頓教,得法之因。

 

詩云:善惡二路任君選 天堂地獄任爾走
      作善作惡天鏡鑑 君須細思免招尤

 

教是先聖所傳,不是惠能自智。願聞先聖教者,各令淨心。聞了各自除疑,如先代聖人無別。一眾聞法,歡喜作禮而退。

 

呂祖慈悲:萬劫千生得人身 雖知此身有來因 
          此身不向今生渡 更待何生渡此身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