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進篇

七章:顏淵死,顏路請子之車以為之槨。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鯉也死,有棺而無槨。吾不徒行,以為之槨,以吾從大夫之後,不可徒行也。」
 
顏淵—顏回夫子 顏路—顏回的父親,名無絲,細孔聖人六歲,亦是孔聖人的學生
槨—古時既棺木,有分外棺同內棺,槨係外棺
鯉—係孔聖人既兒子、字伯魚
徒行—徒步而行
三綱: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
五常: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
管子說: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七章:顏淵死,顏路請子之車以為之槨。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鯉也死,有棺而無槨。吾不徒行,以為之槨,以吾從大夫之後,不可徒行也。」
管子說:禮義廉恥,國之四維,
        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顏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
噫—衣 文言文既歎詞
予—魚 我
 
顏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
        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
      「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
        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顏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
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顏淵死,子曰:「噫!天喪予天喪予!」
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
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