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

        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也。」 
中行-依乎中庸之道而行的人
與之-傳道給他

狂-志極高而不掩也 狂的人志氣高大 有進取心 志氣可取 進取

    於善道 勢猛曰狂 

狷-知未及而守有餘也 狷的人志氣高大 有進取心 能守本份 拘

    謹持重 不及中庸 但潔身自愛 能夠有所不為 操守可取 守

    節無為 操守嚴格

 

本章是孔子因得不到適當人材傳道 故想到次一等的人 蓋聖人本欲得中道之人而教之 然既不可得 而徒得謹厚之人 則未必能自振拔而有為也 故不若得此狂狷之人猶可 因其志節而激厲裁抑之 以進於道 非與其終於此而已也

 

孟子曰 孔子豈不欲中道哉 不可必得故 思其次也 如琴張 牧皮者 孔子之所謂狂也 其志嘐嘐然曰 古之人 古之人 夷考其行 而不掩焉者也 狂者又不可得 欲得不屑不潔之士而與之 是狷也 是又其次也

 

葯師琉璃光王佛:
吾思狂狷 狂者有恥心 故進取 狷者有恥心 無為其所不為

 

何謂中庸?
不偏之謂中者,即無過與不及。執其兩端,用其中也;不易之謂庸者,即一定而不可移,日常應用之定理也。定理者何?乃君敬、臣忠、父慈、子孝、夫婦和順、兄友弟恭、交友以信而已,此不易日常應用之真道,復何難哉!

 

曰:言則易而行則難矣!聖人無大過人者,不過擇乎中庸,朝斯夕斯,念茲在茲,力行不怠,此所以為聖人也。明知中庸之道為無上大法,言則有餘,而行則不篤,此所以為凡夫也。 

 

聖、凡之殊即在此點,我因有見於此,極表反對空談而弗行者,所以欲挽此浩劫,扶此狂瀾,別無奇方以營時急,惟有淺言解註中庸作根本解決,以期人人信守奉行,人心化轉,則天心效順矣。  

 

所以希聖希賢者,己心也;隨波逐浪趨於下流者,己心也;弭浩劫於無形者,己心也;釀劫於彌漫者,己心也;心之主權大矣哉!惟望億兆同胞,深識吾言而實踐之,則吾所註淺言中庸,庶幾於社會人心有所補益云爾。

 

中不偏,庸不易;子程子言之詳矣!中者大中至性,不易謂其常而不變也。然不易至性,默藏我身,人人有而不知其有,乃以血心主身而陷性於萬劫矣。斯時也,如能覺察血心之非,幡然覺悟,恪奉格致之道,矢志作去,則不易之真性復明,而我一身有良主矣。 

 

如是,則可代天地以化育,與天地共參贊也。故聖人立教,以日用倫常為立身之本,格致之道為見性之基,是以中庸大道,不尚矜奇,本係平庸。抱我大中至正之真性,發乎至誠,將忠孝節義無過、無不及,完全作到,則人道全備,人道全備,而天道有階可升矣。 

 

所以欲修天道者,必由人道為始,人道、天道一也,世人豈可誤解乎。或問曰:一而已矣,何有天人之別?吾曰:在力行中庸之道時為人道,全乎中庸之道,則即為天道矣。
  

中庸定義者何?
尚篤行也,行之不篤,乃信之未堅矣。觀中庸一書,始言一理,中散為萬事,末復合為一理;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其味無窮,皆實學也。是以首章先令人明瞭天之明令,於我者是何物?

 

曰性。性具五德,率而行之,實現於外,盡其美善,則凝至道矣。故聖人覺性,凡夫迷性;聖凡之分,在覺、迷之別,聖者先覺者也。將自性能事不遺盡備,書於中庸,垂法萬世。蓋中庸所載,皆孔聖當年之實學也。

 

故人能奉中庸之道而作,一者,為聖教之實踐人。二者,亦即我自性之實踐人也。力行聖人之中庸,正所以盡自性之能事矣。故先覺者,覺自性也,曰立道立教;後覺者,受先覺之覺啟自性也,曰修道受教。

 

是以初入德者,未覺其性,乃修聖人之道,受聖人之教,及覺自性,乃修自性之道,受自性之教也。故我定義主要不尚空談,而重力行,始終不渝焉。

 

朱熹先生序曰:中庸何為而作也?子思子憂道學之失其傳而作也,誠然。蓋人人各有一部中庸,身中藏之久矣。從寅會生人,以至於今,凡為人者,莫不皆有。噫嘻!落於後天,受氣拘物蔽,則有而不知其有矣。 

 

吾謂:此部中庸即人人身中所藏之中庸,聖人能將己身所密藏之中庸啟封質人,以教萬世,化人人各將身中密藏之中庸啟封,行諸於世,盡其全道以呈獻於天矣。嗚呼!此鑰聖人受之於天,以啟萬民之鎖,令各探討己身之中庸也。由是觀之,其中庸源流,必發自於天矣。

子曰:君子中庸 小人反中庸 君子之中庸也 君子而時中 小人之反中庸也 小人而無忌憚也
子曰:中庸其至矣乎 民鮮能久矣
 

中庸:道之不行也 我知之矣 智者過之 愚者不及也 道之不明也

      我知之矣 賢者過之 不肖者不及也 人莫不飲食也 鮮能知

      味也
 

子曰:回之為人也,得一善則拳拳服膺,終身弗失
子曰:人皆曰予智 驅而納諸罟擭陷阱之中 而莫之知避也 

      人皆曰予智 擇乎中庸 而不能朞月守也
 

子曰: 天下國家可均也 爵祿可辭也
      白刃可蹈也 中庸不可能也 

 

如何能達致中庸
呂祖:

克念作聖-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 恐懼乎其所不聞 

          莫見乎隱 莫顯乎微 故君子慎其獨也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