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問篇-

 

子曰:賢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

子曰:作者七人矣。

辟─避古字。    

其次─以其辟範圍,遠近,廣狹而言

 

辟世 ─ 見天下無道,就歸隱避開這亂世。

辟地 ─ 見國家混亂,就辟到平治的國家去。

辟色 ─ 見容色不對,就辟去不再相見。 

辟言 ─ 見說話不投,就辟開不再多言。

 

子曰:作者七人矣。

記載有楚狂接輿、長沮、桀溺、荷蓧、丈人、晨門、荷蕢。

 

王弼曰:七人伯夷、叔齊、虞仲、夷逸、朱張、柳下惠、少連也。

 

鄭康成曰:伯夷、叔齊、虞仲避世者。

          荷蓧、長沮、桀溺避地者。

          柳下惠、少連避色者。

          荷簣、楚狂接輿避言者也。

 

孟子曰:可以仕則仕,可以止則止,

        可以久則久,可以速則速。

 

孟子曰:乃所願,則學孔子也。

 

禮運大同篇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