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柵指南宮呂仙祖 到
談 「心真則神真」

 

「課文」
世上之人,因為科學發達,物質昌明,所以只以能見、能聞者為真,不能見、不能聞者,則一概譭謗之曰:「迷信」與「荒唐」。此乃人心已被物慾所蔽,不能見自心之真相,
所以懷疑外面之種種宗教,所言者皆是虛假。更有視之為無稽之談者,此乃其人之心,不能見自己,無形無象之真相之故也。

 

「課文」
若有能見自己本來真相,本是虛空者,則能相信,各宗教所言之道理,不外乎此一無形之理性,一切有為之作為,也是出乎此一本性。

 

「課文」
所以若有不信神聖仙佛者,吾請問其曰:「爾自小至大,每日知飢、知渴,斯是何物?爾能見,能行動,能辨音聲者,又是誰之作用?」若能依此悟之,則能分辨死人與活人之差別,
即知只不過一點靈光而已。此點靈光,則是吾人之聖心、佛性、道體、元神,既然人人皆有此一點靈光,而後能存在世間,操縱肉體假殼,如果假體一拋之後,此一靈光是否依然能活動自如?

 

「課文」
比如司機之汽車壞後,身離其車,其身是否依然能走動,若是再進入一車身之內,是否依然其車必受其操縱也。人身與靈性之理也是如此,但是雖然能知此理,而不能證悟自性者
,依然不能見自己之元神,而
如仙佛一般逍遙自在。猶如身為司機之人,若是不忍捨其車,而按步當車,則不能感覺自己改為走路,依然能自在如意,無論登山小徑、海灘、沙地,皆可行之。


 

「課文」
今夜吾來貴堂,只是一點靈光,並無形影,但是吾因無一假體之拘束,所以由木柵到貴堂,只是一霎那而已,吾靈投入賢筆之竅後,則賢筆之意識,以及身軀,皆隨我操縱矣,此不是如一換車主之司機乎?

 

「課文」
又我來去自如,無有阻礙,任行虛空,此不也如一放棄車身之司機,而一切如其心意,欲行到何處,則到何處乎?

 

「課文」
所以此無形之一切,唯有真心體悟之時方能引證之,也惟有能信自己心中,乃是真神所居之方寸寶地時,方信世上真有神靈存在,而且時時地地與人同在,故言:「心真則神真」。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