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每稱自己為我,其實「我」衹是一個代名詞,是一個假設之實體而已人是風火水土四合而成,科學家則謂由無數個細胞組合而成。總而言之,是靠客觀環境配合而始得生存。莫說人命不可操縱,沒有水飲,就已經不能生活,

 

沒有空氣,亦不能生存,是以所謂我,其實一點不是有我,簡直是無我,我不能操縱我,我又何有哉!
客觀環境可以改變我的一切,無環境不有意念,無意念就不有我之存在。故佛經有云:「因念故有我」。所謂念,就是從環境現象所影响,而形成了我之自尊。

 

其實我是不能單獨生存,何尊之有?因此,我衹能稱之為假我。惟有自性,始是自己所有,不依靠任何環境可以獨立存在。我始終是肉體,必有返本還原之一日。所謂返璞歸真,璞就是真我,璞散則成器,器就是假我。

 

譬如寫文章的人,變了寫字機器,唱戲的伶人變了唱歌機器,做生意的商人變了打算盤機器。人既器化了,便離了真我。此時也,變成為生活的工具。我之筋骨,我之意識,都不是為我而用,完全為了生活而用,完全變了被動。心雖不願做,被迫也要幹出來。心雖欲做之事,亦被迫不能做。

 

如此人生,真我何去?是以人生價值,人命意義,最緊要就是減少些被動,多做些自己心願做的事。打破了被迫,而主動的去做願做之事。如此,真我漸見,一切都是真實的人生,而不是為生活的機器人。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