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活佛 降
二○○八年十一月八日
歲次戊子年十月十一日
聖示:人自娘胎呱呱墜地之後,即受父母極大之恩慈與照顧,父母對孩子有如完美方程式,有求必應,無感不禱。反觀子女對父母呢?

 

只認為這一切的一切是父母「應該」給我的,故對父母需索稍有無法滿足其要求之時,即大聲咆哮,對父母不敬,殊不知父母有父母之難處,不是不給,只是怕養成你好逸惡勞之習慣,不思努力上進,將來老後,成為街頭遊民罷了!

 

故世之為人子女者,當體父母親之辛勞,努力讀書上進,成為社會上有用之人,更加立德、立言、立功,揚名聲以顯揚父母,方是孝順之人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手中佛扇一搧,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很快本部聖書已近結束之期,心中有些依依不捨,但天命難違,又有另一部新書即將頒佈,日後責任尚重,只有全力以赴,完成每回聖書之著,方足以答謝天恩之眷顧耳

 

濟佛曰:然也,吾師徒二人遍訪三界,訪遊善惡之孝與不孝之案證,著成《孝道訪遊記》乙書,頒行三界,勸化世人,誠可謂功德大也。老衲盼世之仁人君子能多助印、流通此書,則功德無量也。可,靈遊著書去矣!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八爪護法金龍已現在空際,由於護道助道之功,八爪護法金龍金光耀眼,瑞氣千旬,光彩眩目,令人見之生歡喜、尊敬之心。師徒二人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今夜之參訪地出發。)

 

童生曰:徒兒近讀李密之《陳情表》,心中潸然淚下,感李密之孝,其從小為祖母撫養長大,祖母對他有再造之恩,故屢次朝廷徵召皆不就,一直到祖母九十六歲過世後,方出仕。此種孝敬、孝養之心、之情,足為今日隔代教養之典範。

 

濟佛曰:然也!世之父母因故未能撫育年幼之子女,將之託於老父老母之教養,實是人倫之悲也。因老父老母年事已高,老眼昏花,對孫子可謂「心有餘而力不足也!」故常出現孫子因乏力督導照顧而學壞、變壞,故若己身無力撫養幼子,千萬不要輕嚐禁果,以免害己又害幼子也。

 

童生曰:徒兒試觀祖父母養的孫子,大都太過寵幸,要什麼給什麼,以為這就是愛,對嗎?


濟佛曰:非也,並非要什麼給什麼才叫愛,所謂:「愛之適足以害之。」太過寵愛,只會使其懶散、好逸惡勞,只知吃香喝辣,卻不肯努力求上進,故多少年好命,中年衰運,晚年落魄,因此當「教於所當教」、「責於所當責」。

 

童生曰:恩師啊!何謂:「教於所當教」與「責於所當責」?


濟佛曰:所謂「教於所當教」即是當理字上不允許去做,就算孩子哭鬧亦不為所動,「責於所當責」即是孩子做錯事時,該當責罵或責打之時,一定不手軟,以免姑息養奸。

 

童生曰:原來如此,那天下之父母及祖父母,對於子女或孫兒女之照顧當秉「公心」而不「私心」用事吧!

 

濟佛曰:然也!「公心」則「公事公辦」不手軟,該罵則罵,該打則打,方免子女或孫兒女放縱成性,做「歹子」。若是「私心」用事,則該處罰而卻不執行,則一旦惡習惡性成形、成性,則待其大時,則管不動也,那時再來後悔,則悔之晚也。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八爪護法金龍已停在台南縣某處民宅前,師徒二人下了金龍,向此民宅走入,上至二樓,入一房內,見一年輕人正在讀書,濟佛手中佛扇一搧,其元靈隨即被抽離,飄至濟佛與童生跟前。)

 

青年曰:你們是誰?怎會無故闖入我家,看你們又不像壞人,身上又都放出金光,莫非是仙佛降臨,弟子有眼無珠不知仙佛降臨,在此向仙佛請安!請赦宥怠慢之罪。

 

童生曰:這位小哥,我不是仙佛,我是台疆南天直轄全真堂正鸞通天全筆童生,旁邊這位才是大名鼎鼎之濟公活佛,我與恩師今日訪遊著作《孝道訪遊記》乙書,最後一回,訪問於你,乃你之大福氣,想必你有好的孝行可感化世人,故有此莫大之機緣也。

 

青年曰:我乃一介年紀輕輕之人,哪有何大功德?您見笑了!

濟佛曰:哈!哈!依吾看,你就不用再客氣了,可將你照顧父親之經過說出即可。

青年曰:您怎麼會知道呢?


童生曰:哈!哈!說你傻,你還真傻,不然怎叫仙佛呢?濟公活佛所點出者,你不妨詳細說之,以悟世人,則功德無量也

青年曰:好吧!那我就說說。三年前我父親出外被車撞成植物人,我與母親、姊姊都用心照顧,不離不棄。父親在母親用心餵食天恩生物科技之牛樟芝後,從植物人經二年甦醒過來,再經某位師父之靈療已能起來走動,唯照顧之工作,由我替父親扶持上下廁所,照顧其飲食、夜間上之照料,常因又要上課,又要照顧父親,累得不可開交,但很奇怪的是,我的功課依然名列前茅,無有退步,甚感訝異!

 

濟佛曰:所謂:「久病床前無孝子。」你能長期照顧生病中之父親,犧牲自己享樂與休息之時間,實在難能可貴。

尤其父親在失去知覺及能行走之後,你皆能善盡人子之孝,盡心照顧,無怨無悔,到今日,你的父親已能慢慢穩健的恢復,此皆賴你之孝心,故上天特賜汝聰慧與福祿,汝若能持續盡孝,則將來子孫滿堂也。


青年曰:謝謝濟公活佛之讚美,其實我只是盡人子之本分耳,無何功德可言!

童生曰:「無功方為真功」,能盡孝而不存行孝之念,方是真孝也。以現今之青少年皆醉心於玩樂,你卻能天天利用下課之餘暇,犧牲所有的享受,照顧生病之父親,真可謂:「孝之楷模」,望世之人皆能看齊於你,則天下太平矣!


濟佛曰:哈!哈!時候不早,回去吧!

 

《陳情表》
臣密言:臣以險舋,夙遭閔兇。生孩六月,慈父見背;行年四歲,舅奪母志。祖母劉,愍臣孤弱,躬親撫養。臣少多疾病。九歲不行。零丁孤苦,至於成立。既無叔伯,終鮮兄弟。門衰祚薄,晚有兒息。外無期功強近之親,內無應門五尺之童。煢煢孑立,形影相吊。而劉夙嬰疾病,常在床蓐;臣待湯藥,未嘗廢離。

 

逮奉聖朝,沐浴清化。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後刺史臣榮,舉臣秀才。臣以供養無主,辭不赴命。詔書特下,拜臣郎中。尋蒙國恩,除臣洗馬。猥以微賤,當待東宮,非臣隕首所能上報。臣具以表聞,辭不就職。詔書切峻,責臣逋慢。郡縣逼迫,催臣上道。州司臨門,急於星火。臣欲奉詔奔馳,則以劉病日篤;欲苟順私情,則告訴不許。臣之進退,實為狼狽。

 

伏惟聖朝,以孝治天下。凡在故老,猶蒙矜育;況臣孤苦,特為尤甚。且臣少事偽朝,歷職郎署,本圖宦達,不矜名節。今臣亡國賤俘,至微至陋。過蒙拔擢,寵命優渥,豈敢盤 桓,有所希冀?但以劉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臣無祖母,無以至今日? 祖母無臣,無以終餘年。母孫二人,更相為命。是以區區不能廢遠。

 

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劉今年九十有六;是以臣盡節於陛下之日長,報劉之日短也。烏鳥私情,願乞終養!臣之辛苦,非獨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見明知;皇天后土,實所共鑑。願陛下矜愍愚誠,聽臣微志。庶劉僥倖,卒保餘年。臣生當隕首,死當結草。臣不勝犬馬怖懼之情,謹拜表以聞!

 

父母十種恩德:
(一) 懷胎守護恩

(二) 臨產受苦恩
(三) 生子忘憂恩

(四) 咽苦吐甘恩
(五) 迴乾就濕恩

(六) 哺乳養育恩
(七) 洗濯不淨恩

(八) 遠行憶念恩
(九) 深加體恤恩

(十) 究竟憐愍恩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