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道德經誦經 (二)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深不可識。夫(扶)唯不可識,故強(漒)為(胃)之容。豫(預)兮若冬涉(薛)川,猶兮若畏四鄰,儼(染)兮其若客,渙(換)兮若冰之將釋,敦兮其若樸,曠兮其若谷,渾兮其若濁。孰(熟)能濁以止,靜之徐清?孰能安以久,動之徐生?

 

保此道者,不欲盈,夫(扶)唯不盈,故能弊(幣)不新成。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夫(扶)物芸芸,各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
 

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沒身不殆(怠)。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之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母)之。故信不足,有不信焉。猶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睡),百姓皆謂我自然。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

 

國家昏亂有忠臣。絕聖棄智,民利百倍;絕仁棄義,民復孝慈;絕巧棄利,盜賊無有。此三者,以為文不足,故令有所屬,素見抱樸,少私寡欲。絕學無憂。唯之於阿,相去幾何,善之與惡,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
 

眾人熙(希)熙,如享太牢,如登春臺。我獨泊(樸)兮其未兆(紹),如嬰兒之未孩,乘乘兮若無所歸。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沌(純)沌兮!眾人昭昭,我獨若昏;眾人察察,我獨悶悶。澹(淡)兮其若海,

 

漂(飄)兮若無所止。眾人皆有以,我獨頑且鄙(彼)。我獨異於人,而貴食母。孔德之容,惟道是從。道之為物,惟恍惟惚(弗)。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銘)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

 

其名不去,以閱眾甫(普)。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以此。曲則全,枉則直,窪(娃)則盈,弊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張),不自伐(佛)故有功,不自矜(經)故長。夫(扶)惟不爭,

 

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希言自然。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乎?故從事於道者,道者同於道,德者同於德,失者同於失。同於道者,道亦樂得之;
 

同於德者,德亦樂得之;同於失者,失亦樂得之,信不足焉(言),有不信焉。跂(企)者不立,跨(誇)者不行,自見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無功,自矜(經)者不長(牆)。其於道也,曰(若)餘食贅(最)行。物或惡(去聲)之,故有道者不處。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聊)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怠),可以為(唯)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胃)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返。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然)。人法地,

 

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重(仲)為輕根,靜為躁君,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支)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奈何萬乘(剩)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臣,躁則失君。善行(杏)無轍(徹)跡;善言無瑕(霞)謫(摘);善計不用籌策;善閉無關鍵而不可開;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母)之。信不足焉(然),有不信焉。猶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睡),百姓皆謂我自然。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絕聖棄智,民利百倍;絕仁棄義,

 

民復孝慈;絕巧棄利,盜賊無有。此三者,以為文不足,故令有所屬,見素抱樸,少私寡欲。絕學無憂。唯之與阿,相去幾何,善之與惡,相去何若,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眾人熙(希)熙,如享太牢,如登春臺。

 

我獨泊 (樸)兮其未兆 (紹),如嬰兒之未孩,乘乘兮若無所歸。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我愚人之心也哉!沌 (純)沌兮!眾人昭昭,我獨若昏;眾人察察,我獨悶悶。澹(淡)兮其若海,飂(飄)兮若無所止。眾人皆有以,

 

我獨頑且鄙 (彼)。我獨異於人,而貴食母。孔德之容,唯道是從。道之為物,惟恍惟惚 (弗)。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渺兮冥 (銘)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至今,其名不去,以閱眾甫(普)。

 

吾何以知眾甫之然哉?以此。曲則全,枉則直,窪 (娃)則盈,弊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聖人抱一,而為天下式。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張),不自伐 (佛)故有功,不自矜 (經)故長。夫 (扶)惟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希言自然。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乎哉?故從事於道者,道者同於道,德者同於德,失者同於失。同於道者,道亦樂得之;同於德者,德亦樂得之;

同於失者,失亦樂得之,故信不足焉(言),有不信焉。跂(企)者不立,跨(誇)者不行,自見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無功,自矜(經)者不長(牆)。其在道也,曰(若)餘食贅(最)行。物或惡(去聲)之,故有道者不處也。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寂兮寥(聊)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怠),可以 為(唯)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胃)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

 

道法自然。重(仲)為輕根,靜為躁君,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 (支)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奈何萬乘 (剩)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根,躁則失君。善行(杏)無轍(徹)跡;善言無瑕(霞)謫(摘);善計不用籌策;善閉無關鍵而不可開;

 

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是以聖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是謂襲明。故善人,不善人之師;不善人者,善人之資。不貴其師,不愛其資,雖智大迷。是謂要妙。知其雄,守其雌,為 (唯)天下谿(溪)。

 

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剔) ,復歸於無極。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於樸。樸則為(唯) 器,聖人用之,則為官長。故大制不割。

 

將欲取天下而為(唯)之,吾見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為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故物或行或隨,或呴(虛)或吹,或強或羸(雷),或載或隳(輝)。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去聲)還。

 

師之所處,荊棘生焉(然)。大兵之後,必有凶年。故善者,果而已矣,不敢以取強。果而勿矜(經),果而勿伐(罰),果而勿驕,果而不得已,是果而勿強。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