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活佛 降
二○○七年十二月廿二日 歲次丁亥年十一月十三日
 
聖示:人生於世四堵牆,生、老、病、死,何人能掌控?何人能跳脫?但眾生尚是迷惘於五欲六塵之享受中,不知求修大道,以致日復一日,年復一天,蹉跎寶貴之光陰,
 
而一事無成,繼續在六道輪迴裡面打滾,出苦無期。故老衲藉今夜著書之機,奉勸凡塵諸子,宜勉力修行,以期了脫六道輪迴之苦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童生曰:恩師啊!人生果真無常,前天有位善信是癌症末期之病人(肝癌),拼命地吸著每一口氣,徒兒感受到他想活的意志力,無奈天不作美,他最後還是撒手人寰,享年五十五歲,弟子見了內心不免感傷不已,一條生命從此隕越。
 
濟佛曰:賢徒不用哀傷,生老病死,乃人生必經之路,任誰也代替不了,故亦得「看破、放下」才是,為師已有安排,汝可放心。
 
童生曰:「安排」?怎樣的安排?
 
濟佛曰:其因業障之關,雖肉身已毀,但其家人虔修天道,秉志代天宣化,將功德迴向予他,消其宿業;業消,自然可因家人辦道之功助其回天也。
童生曰:原來如此!徒兒可放心矣!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八爪護法金龍已降在一座豪華建築物之上,師徒二人下了金龍,向屋內走去。)
童生曰:這戶人家頗為富裕,家庭美滿,不知是做何善事方有此福報?
 
(原來童生看到屋中夫妻二人談笑愉悅,家庭氣氛安祥,有二子一女,亦頗知孝順,正在幫父母親搥背,一幅幸福美滿的景象。)
 
濟佛曰:待為師調其元靈一問,不就可知曉矣!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此位男主人之元靈隨即被調出,飄向濟佛及童生面前而來,其很有禮貌的向濟佛及童生各鞠了一躬。)
男子曰:眼前這位仙佛想必就是鼎鼎大名的濟公活佛,旁邊這位善生您好!
 
童生曰:可否說說您之孝行,以感化世之不孝者。
男子曰:甚為慚愧,無何孝善之行可供告知,甚為抱歉。
童生曰:您客氣了,無孝、無善,焉得富裕,家庭幸福、美滿,子女乖巧孝順之報?我看您還是快說出以悟世人,功德無量也。
 
男子曰:既是如此,那只好簡略說說。我本貧家子,十歲喪父、廿歲喪母,在父親過世後,努力賺錢,孝養母親。雖年紀尚小,但我所賺的每一分錢,都拿來孝養母親,雖然先母亦在我廿歲那年不幸別世,我仍依禮制奉葬,盡為人子之孝思。每有神明生日,請梨園來唱戲,我一聽武場之音樂,
 
因思念父母養育之恩深如海,每每嚎啕大哭,聽者無不動容。我因學歷不高,故在一戶商家受僱送貨,某次突然向老闆預支五年薪水,老闆甚為驚訝,謂吾單身一人,何須如此多之金錢?我回答說,乃因父母之墳,年久失修,欲以重修,故也。故得老闆之讚賞:「誠孝子也!」預支五年薪水,
 
以盡人子之孝。從此我更加努力工作、行善,且樂此不疲,漸得主人之賞識。
有次我剛送貨至南寮海邊,適見一女浮屍,眾人見之皆驚慌而逃,只有我下來,並請一路人幫忙,將此女浮屍撈起,並報請官廳處理,讓其家人領回。至此以後,我的運勢就一直好了
 
起來,也娶了一位賢慧的妻子,生了二子一女,子女皆聽話孝順。後來店老闆因其無子嗣,又見我為人孝、善兼行,值得託付,遂將其家產交與我經營,我感恩之餘,亦將所賺之錢,投入行善之工作,所賺之錢也愈來愈多,以上就是我之行孝、行善過程。
 
濟佛曰:哈!哈!「天地無親,惟德是輔」,汝之一生為人孝、善,自得福報,此乃當然之理,將來百年壽滿之後,還可成仙成佛呢!老衲在此奉勸世人當效法訪遊著書中每一位受訪者之孝、善行為,加以學習、模仿,則堯舜之日可重現矣!好了,時間不早了,今夜可訪問至此,回去吧!
 
孝誥中卷
純陽子曰。水無源則竭。木無根則彫。屋無柱則傾。山無腳則崩。天地無氣以舉之則墜。日月星辰無天以繫之則滅。山川草木無地以載之則絕。故天地生人。父母生子。人本於父母。即本於天地。人無孝。則何以為人。
 
余今為世人說孝。夫孝有十。一曰承顏。承顏者。父母有笑容則喜
。有慍色則懼。己有喜。當父母之前則增。己有怒。當父母之前則消。無喜無怒。父母見之不堪。有喜有怒。父母見之亦不常。惟婉容悅色。言笑依依。始可謂之承顏。
 
二曰順令。順令者。父母欲之東。己不可強之西。父母欲之南。己不可強之北。父母欲賞一人。己不可曰不賞。欲罰一人。己不可曰不罰。惟適其意。行其願。養志無違。始可謂順令。
 
三曰寬心。寬心者。父母於日用則心謀之。於禍患則心防之。於子之不肖則心恥之。於子之疾病則心憂之。惟不以日月累其心。禍患恐其心。不肖勞其心。疾病虞其心。泰然自適。優遊無礙。始可謂之寬心。
 
四曰敬身。敬身者。言動視聽之非。俱足辱親令名。舟車飲食之損。俱足虧親全體。惟口無妄言。行無妄動。立無妄視。坐無妄聽。車而恐墜。舟而恐覆。飲而恐醉。食而恐傷。始可謂之敬身。
 
五曰善養。善養者。天未寒。撫父母之背。曰。得無寒。寒則添衣。時未饑。進父母之前。曰。得無饑。饑則進食。己雖短褐。親必備裘葛。己雖藜藿。親必極滋味。始可謂之善養。
 
六曰繼美。繼美者。親用一人。己不敢改之。親行一事。己不敢更之。親遺一業。己不敢變之。親留一言。己不敢忘之。侍親之人愈厚。視親之事愈重。守親之業愈謹。記親之言愈深。始可謂之繼美。
 
七曰格非。格非者。君之過。可以犯顏敢諍。親之過。不可以直言明辯。君以義合。親以恩合。親有大過。惟積以誠意。動以至情。婉言不從。繼以號哭。天性之間。必有動者。始可謂之格非。
 
八曰調疾。調疾者。父母有恙。請明醫慎風寒。躬親湯藥。嘗飲食。衣不解帶。夜不成寢。食不知味。久而耐煩。愈而心樂。始可謂之調疾。
 
九曰盡哀。盡哀者。父母之恩。百年莫報。父母之終。千秋永別。臨終而淚流血。心如裂。含斂而聲如塞。容如墨。送喪而往如慕。返如疑。水漿不入於口。苫塊不離於身。音樂不聞於耳。笑談不見於齒。自三日三月。至於三年。哀於禮有節。哀於心不忘。始可謂之盡哀。
 
十曰追思。追思者。春而奠。秋而祀。生而哭。忌而泣。節而哀。時而獻。廟而新。墳而掃。睹風木而興悲。觀白雲而長往。執遺器而悽愴。讀遺書而徬徨。始可謂之追思。
 
此謂之十孝。無處不宜孝。無時不宜孝。無事不宜孝。無人不宜孝。孝生於心。難以言盡。說此十孝。以勸世人。當知水源木根。屋柱山腳。天地本於氣。日月星辰。山川草木。本於天地。人本於父母矣。
純陽子說孝誥中卷畢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