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誠意
   
閒嘗竊取程子之意以補之曰 所謂致知在格物者 言欲致
吾之知 在即物而窮其理也 蓋人心之靈 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 莫不有理 惟於理有未窮  故其知有
不盡也 是以大學始教 必使學者 即凡天下之物
 
莫不因其已知之理 而益窮之 至於用力之久 而一旦豁然貫通焉 則眾物之表裡精粗無不到 而吾心之全體大用 無不明矣 此謂物格 此謂知之致也  
 
 
「課文」
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
 
      
[字解]
惡好上字皆去聲。毋莫也。欺瞞昧也。惡臭穢氣也。謙虛心也。慎獨者慎其所獨知之地。不欺自心。不欺自天。
 
     
[節解]大學一書。乃一氣連貫。不可思議焉。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一語。即不欺自心也。如欲不欺自心。必先將真信立定。真信立定。毋欺自心。即無欺于天矣。空洞至淨之理天。念念居于我性天也。如惡惡臭者。理欲本不能融合。
 
 
冰炭又安能相濟乎。理存欲亡。欲生理歿。兩視為仇矣。然我大中之真信立定。不欺自心。不欺自天。則欲念無隙可乘也。如是則厭欲如臭。離我自遠矣。私欲淨盡。天理流行。性若懸珠。群魔潛伏。
 
 
五常之德。性體本具。率性中所具之五常。而實踐之。力行不怠。猶好好色之篤也。謙者虛也。性本虛空。如滄海焉。無細流之不納。推廣行遠。則臻于至理矣。是故成德之君子。必慎其獨者何也。
 
 
君子以虛為實。小人以質為實耳。故君子修不睹不聞之性。小人爭有形有質之財。終結虛無常在。形質消歿。是以君子處于人所不知。而己所獨知之地。則儼若鬼神在側。未敢少萌欲念也。此以虛為實者矣。  
 
「課文」
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后厭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視己。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此謂誠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
 
 
[字解]
閒居獨處也。厭然消沮閉藏之貌。掩藏也。著彰也。肺肝皆五藏之一。肺管呼吸。肝管藏血。
 
 
[節解]這一節不宜向身外而言。須向身中自覓。人身亦有君子小人之別。大中至正之性天。乃君子。奸詐邪宄之私欲。乃小人。往往理不勝欲。然私欲之小人。終難欺原性之君子也。故孟子曰。胸中正。則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則眸子庵焉。
 
 
自欺自佛。必形于色。故人在閑居。私欲之小人。紛紛繞繞。所思所念。無一善者。思念一起。頃刻千里。心思某處之聲色貨財。縱相隔迢遞。可一思即至。環球雖大。思念欲窮其境。只頃刻耳。但自佛自天。有時昭著。則欲念失神。掩其不善而著其善偽也。而我自佛以真視偽。如秋風卷落葉之速。肺肝歷然。絲毫難昧。則私欲之小人。有何益處。所謂誠其意者。須將己身心猿意馬。牢牢拴穩。立真誠真信。則乘隙紛繞身中之小人。束手受擒矣。如是縱獨處于室如對青天也。
 
 
 
「課文」
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
 
 
[字解]
嚴威嚴也。
 
 
[節解]十目非十方之目也。十手非十方之手也。試觀十字。通天徹地。橫貫四方。大無不包。微無不入。十目十手安得向外覓乎。人心血心。乘機萌動。則我自性。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威嚴無私。安可得而欺也。至于深解。老仙不敢泄焉。速求天道。則自明了。
 
 
「課文」
富潤屋。德潤身。心廣體胖。
故君子必誠其意。
 
 
[字解]
富足也。潤光澤也。胖音判。
安舒也。
 
 
[節解]此節非從皮面而論。須先向心性探討。富者人人皆有。或問曰。是何言歟。人皆富則無窮乎。吾曰非然。人人性中各具五常之德。在聖不增。在凡不減。有何富貴之別。然降落后天。被聲色淹沒。雖
 
 
富而不知其富。聖人覺性故富。凡人迷性故窮。富窮之分。在人覺與迷耳。如吾人能將原性復明。則亦如聖人之富矣。富者性圓明也。屋者體也。性光圓明。流溢著外。豈不潤我體乎。德潤身之德。即性中
 
之五德。率五德實踐力行。而親民度眾。則我菩提之身。枝葉丰榮。花蕊怒放。菩提者身中五氣三花耳。此所謂外功圓滿。五氣不煉自朝元。三花不修自聚頂也。內外之功具足。則我心台廣大。性體安舒矣。故心廣者心止性耳。體胖者性體圓明也。故君子欲心廣體胖。必須先誠其意。意皈心。心止性。始覓其本矣。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