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罕篇

子曰:譬如為山 未成一簣 止 吾止也 譬如平地 雖覆一簣 進 吾往也
一簣 - 一筐也 即一竹籮


子曰:譬如為山 未成一簣 止 吾止也 譬如平地 雖覆一簣 進 吾往也  

書經曰:為山九仞 功虧一簣

 

書經曰:為山九仞 功虧一簣

 

道德經:合抱之木 生於毫末
    九層之臺 起於累土
    千里之行 始於足下

 

輓聯曰:星霜數十獨駕法舟艱苦備嘗心不二
       乾坤無盡長存悲願弘揚性理誓重來

 

衛林大將軍:難得世間居三世 所作未能大道同 
            回天見母顏何在 皇恩慈尚封功 
            叩泣階前求慈免 去郤封功返東重 
            再來一次會各眾 與眾同修化大同 
            皇恩命未為許 泣訴庭階悔無窮 

 

朱子:自強不息 積少成多 中道而止 
      前功盡棄 其止其往 皆在我 而不在人乎
      修道至最後一口氣  誠恒堅篤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顏回,字子淵,是春秋魯國昌平鄉人,是現今山東省曲阜縣人,生於西元前521年
孔門四配之一 復聖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子謂子貢曰:「汝與回也,孰愈? 」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汝,弗如也。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
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顏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子畏于匡,顏淵後。子曰:「吾以汝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哀公問:弟子孰為好學?
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孔子問顏回曰:「回、來!家貧居卑,胡不仕乎?」顏回對曰﹕「不願仕,回有郭外之田五十畝,足以給饘粥,郭內之田十畝,足以為絲麻;鼓琴以自娛,所學夫子之道者,足以自樂也。回不願仕」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孔子愀然變容也:善哉!回之意,丘聞之,知足者,不以利自累也,審自得者,失去而不懼,行修於內者,無位而不怍,丘誦之久矣!於回而後見之,是丘之得也。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宣化上人:舉動行為管自己,行住坐臥不離家
宣化上人曰:安貧樂道 三月居仁 真智若愚 美大聖神
           住於陋巷 火煉精金 人不堪憂 讀學殷勤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孟子曰:可欲之謂善  有諸己之謂信
        充實之謂美  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
        大而化之之謂聖  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宣化上人曰:簞食瓢飲志求仁 雖居陋巷學耕耘
            孔門弟子為表率 儒教士人冠群倫
            仲尼悲慟呼天喪 朋友哭泣猶地崩
            杏壇三千尊復聖 高山流水照古今 

 

子曰:語之而不惰者 其回也與
藥師琉璃光王佛:顏子進而不止 故欲罷不能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