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曰:「周公其盛乎!身貴而愈恭,家富而愈儉,勝敵而愈戒。」

 

成王以周公之功勞很大,以魯國封其子伯禽,伯禽去到差的時候,周公告誡他說:「往矣,子無以魯國驕士,吾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也,又相天子,吾於天下亦不輕矣,然一沐三握髮,一飯三吐哺,猶恐失天下之士,吾聞『德行寬裕,守之以恭者榮;土地廣大,守以儉者安;祿位尊盛,守以卑者貴;人眾兵強守以畏者勝;聰明睿智,守之以愚者善;博聞強記,守之以淺者智』」周公在這段話中深深以驕吝為戒。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 」

 

子曰:「三年學,不至於穀者,不易得也。」

 

結論:凡是目光淺近以物質生活而自滿者,則是安於小成的人,不能有大成就,必須有大成的志向,不願目前的享受,方能有偉大的成就,但是,「至於穀」者,而今安在,「不至於穀者」反得到我們永遠的祟敬。

 

欲致魚先通谷,欲求鳥者先樹林,水積而魚聚,木茂而鳥聚,為魚得者,非挈而入淵也,為鳥得者,非負而上木也,縱之所利而已,君臣相為用也,猶魚之投水

 

鳥之依林,縱其利不召而來,明君處世,而忠臣自至也。

 

器滿易傾 舟滿易覆 物理如是  人道亦然 故驕矜致忌 傲慢招怨 持盈保泰 惟有謙沖

 

聰明睿智 守之以愚 功被天下

勇力振世 守之以怯 富有四海  守之以謙

有功者多矣 而獨稱大禹者 以其不矜不伐也 有才者多矣 而獨稱周公者 以其不驕不吝也

 

用明於內者 見己之過

用明於外者 見人之過 見己之

過者 視天下皆勝己也 見人之

過者 視天下皆不如己也 此智愚之所以分與

 

人之不幸 莫過於自足 恒若不足 故足 自以為足 故不足 甕盎易盈 以其狹而拒也 江海之深 以其虛而受也 虛己者進德之基也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