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冶長篇

 

(課文)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課文)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
 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

 

(課文)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孟武伯-乃魯國大夫,孟釐子之孫,孟懿子之子

由:子路 
求:冉求     [皆孔子學生]
赤:公西赤

 

仁者無敵;感動香港 [所有人] 一個陌生名字:許細文、曾敏傑;

敏銳悲心 放下獨樂 身體力行貫徹大愛遺人間
傑出奉獻 兼善中華 鞠躬盡粹 堪稱吾邦好兒女

 

(課文)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
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

 

回:顏回[顏淵],四配之首 
賜:子貢,十哲之一 [孔子學生]

 

大學
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 〞

 

六祖壇經
無相頌:心平何勞持戒  行直何用修禪

 

楞嚴經 偈曰:十方諸佛 同一道故
             出離生死 皆以直心

 

十字架的秘密

 

壇經: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 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顏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子謂顏淵曰: 「惜乎,吾見其進也 ,未見其止也。 」

 

子曰:「賜也,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
對曰:「然,非與?」
曰:「非也,予一以貫之。」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
     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顏淵、季路侍。子曰:「盍各言爾志? 」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敝之而無憾。 」顏淵曰:「願無伐善,無施勞。 」子路曰:「願聞子之志。 」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 者不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
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柴也愚,參也魯,師也辟,由也喭。
柴:姓高名子羔  

 

參:曾參
師:子張   

由:子路

 

子曰:「回也其庶乎!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
回:顏回    

賜:子貢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