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八佾 -「佾」為古代宗廟禮樂中的舞蹈行列。八佾就是八行方陣,每行八人,共計六十四人,這是天子的禮樂。諸侯用六佾,就是用六行方陣,每行六人,共計三十六人。大夫用四佾,就是四行方陣,每行四人,共計十六人。   

  

庭-依古時宮室、宗廟的制度,正廳叫做堂,通常比地面高,堂

    前較低的空地叫做庭,這裡是指季氏家廟的庭。由於魯國是

    周公的後裔,而周公有功勳於天下,所以周成王以天子禮樂

    特賜魯公,但這種天子禮樂,只能行於文王、周公的家廟,

    用於大夫的家廟,自然是僭禮的行為。

  

是可忍-是相當於「此」字,指季氏這樣僭用禮樂;忍:容忍的

        意思。當時魯國的君臣,對於季氏僭用禮樂的行為,無

        法以正禮去制止,只得容忍。

 

孰不可忍-孰:相當於白話的「誰」字。
         「孰不可忍」意思是季氏目無禮法,居然膽大妄為到

           這種程度,如果還可容忍,那麼還有什麼事,什麼

           人不可容忍的呢?

 

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

                        之堂?」

三家-指魯國當政的三大夫:孟孫、叔孫、季孫這三家。

 

以雍徹-「以」即用。
        「雍」係詩經周頌的篇名,係武王祭其父文王之樂歌。
        「徹」即祭禮完畢,要徹去那祭祀時放三牲的架子。

按古禮天子祭於宗廟,一面歌雍篇的詩,一面撤去三牲架,即所謂的「祭爼」,當時三家僭用這種天子專用的禮樂。

 

相維辟公 -「相」助祭。「維」語助辭。
           「辟公」指諸侯,全句是說凡天子大祭,各地諸侯

             皆來助祭。
穆穆-形容天子主祭時莊嚴敬誠,儼然清靜之容貌。
奚-即為何也。

 

三家者以雍徹。子曰:「『相維辟
公,天子穆穆』,奚取於三家之堂?」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仁而不仁,如禮何-是說做一個人,卻沒有仁德(行為放蕩

                  等),如何還講得禮呢?
仁而不仁,如樂何-是說做一個人,卻沒有仁德(心氣暴戾

                  等),如何還講得樂呢?

 

林放問禮之本。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寧儉;與其

                      易也,寧戚。」
林放-魯人,有人說他是孔子弟子,但未被列入史記弟子列傳。
問禮之本-蓋林放因發現當時一般人對於禮儀,專事浮文末節

          ,不求實質,故向孔子,請問禮當如何從大處著眼。

大哉問-孔子讚美他「問得好!」
與其奢也寧儉-是說倘若一味重視繁文縟節的舖張排場,倒不

              如因陋就簡,講求節約。
與其易也寧戚-是說倘若只重視節文周備,卻沒有哀痛之情,

              倒不如因陋就簡,講求節約。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夷狄-中國古代對四周文化較落伍民族的稱呼,東方稱夷,

         西方稱戎,南方稱蠻,北方稱狄。
   不如-有二解。(1)不及,跟不上。
                (2)不似、不像。
  諸夏-即中原文化。
  亡-音義同「無」。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