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訓:老漢張果老也,今夜八仙齊降聖賢堂,提筆欲與諸仙對答
,以作妙意,留在凡間,供世人參硏。

老仙先請問漢鍾離大仙,為何八仙能名列仙班,逍遙自在?

漢鍾離答曰:仙者,人在山傍,即是世上之人,能捨塵凡而出苦海,修煉超脫之仙術,以求長生,吾等八仙,皆是捨凡塵,而嚮往高山之超俗拔勁,所以能在自
己靈山之上,找一真人,如是而名列仙班。

入塵:
目之對色而着於色,耳之對聲而着於聲,
鼻之對香而着於香,口之對味而着於味,
身之對冷熱而着於冷熱,
意之對法而着於法。
事事皆着, 煩惱生則佛死魔活,
神死而心活。

出塵:
目之對色而不着於色,耳之對聲而不着於聲
鼻之對香而不着於香,口之對味而不着於味
身之對冷熱而不着於冷熱,
意之對法而不着於法。
事事皆不着, 煩惱不生則魔死佛活,
心死而神活。

佛云: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呂洞賓曰:爾之言雖淺白,但是含意迷糊,天下之人,如得此書者,又如何由細微中去體會?不如像我呂仙,只言二、三句,就曰此中一言一字皆是妙意。

韓湘子曰:哈哈﹗師兄爾愈言愈玄矣﹗世上之人,若見此番對話,恐怕要笑我等八仙故弄玄虛。

何仙姑曰:諸位之言語不入正論偏作談笑消遣,又怕凡人要曰:八仙之道皆是不經不倫之言詞也,屆時恐怕八仙之面子有失矣﹗

藍采和曰:哈哈﹗何師姊,爾之言越差矣,仙人本來就無名利之心,絶無凡人之人心,那有分別計較得失之仙人也。所以吾以為諸位師兄之所言,根本無錯,蓋文字言語者皆是出各人之妙性智慧,如斯而用,奧妙無窮。
只有能與八仙同遊之人,方識大道不在文字言詞中,而只在率性,自然而
行之,談笑風生中。

曹國舅曰:吾等今夜降臨聖賢堂,參著「道鑑」一書,本來就是要宣化妙理,啓廸眾生之智慧,一般修士,或已皆能體悞諸仙逍遙自在之心境矣,但是仍有甚多之人,尚未進入此道,吾以為還是由李鐡拐老兄來說一番道理,以引迷入覺。

李鐡拐曰:好一個好國舅,竟然為我安排了這個公差,吾正想要藉諸位談論之間,再到華山一遊,看看是否有人願再為我燒屍,好讓我乘機再換一具比較英俊瀟洒之化身,却被爾給打斷了念頭。說來說去,吾老朽根本就難以言出燴炙世人胃口之妙理,想來想去,吾老朽實在腦海裡空空如也,根本想不出什麼妙理,看來看去,伊哇﹗真可憐呀真可憐,世間終日為假體而打扮,朝往西來,暮往東,終日碌碌不停忙,十人之中能有幾人能覺悟此身本來是假?只有心中一顆天良良心方是吾人之真主宰,為何為着假的,將真的來打壞?吾勸世上不知回首歸道岸之人,快將假體看輕,再好好學吾老朽放得一軀假體,真人依舊存在,為要度眾生,再到河邊留一軀假體,另裝上一人,成了另一面目,如此豈不奇妙?

此中皆因吾能分辨真假,為真而不為假,重性命而輕凡體,所以能養就清淨之法身,由假身之中,再出真身,由真心而操緃他人之假身。
可見凡軀猶如臭皮囊,水火風土四大皆空,若能看透此番真意,則可以棄假修身,而與仙佛同遊矣。

今夜吾奉命現身說法,愧無金言良語可以賜與天下蒼生,只是聊談數言,願能深信者,以無為之心,本平等之心,與八仙而同遊仙境,長享逍遙,吾等必欣然伴之。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