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進篇

南容三復(服)白圭(歸)。孔子以其兄之子妻(砌)之。
南容-南宮氏,名適,字子容,通稱
南容,又稱南宮韜(滔)。
 
三復(服) - 每日三次復誦也,每日讀三遍
白圭(歸) - 即詩經大雅抑之篇名寓慎言之意。
 
南容三復(服)白圭(歸)。孔子以其兄之子妻(砌)之。
詩經大雅抑之篇
「白圭(歸)之玷(店),尚可磨也。斯言之玷(店),不可為之」白圭即白玉;言白玉有污點,尚可磨去,人的話說錯而有缺點,則永不可磨去,無法補救了,故決不可為。
 
南容三復(服)白圭(歸)。孔子以其兄之子妻(砌)之。
范氏曰:言者行之表,行者言之實,未有易其言而能謹於行者。
公冶長第五「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陸)。以其兄之子妻(砌)之。」
廢是捨棄不用,不廢是能為國所用
刑戮(陸) - 被殺及被辱的刑罰。
 
南容三復(服)白圭(歸)。孔子以其兄之子妻(砌)之。
古語: 一言可以興邦,一言也可以喪邦
古語: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南容三復(服)白圭(歸)。孔子以其兄之子妻(砌)之。
慎 - 德之守也,小心,重視,持重之稱
 
南容三復(服)白圭(歸)。孔子以其兄之子妻(砌)之。
古語有云:病從口入,禍從口出
論語里仁篇: 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
訥 - 言語含在口中,難於出口,遲緩
 
論語季氏篇:
言未及言之而言謂之躁
言及之而不言謂之
未見顏色而言謂之瞽。
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
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 
季康子問:弟子孰為好學?
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
 
季康子問:弟子孰為好學?
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
子曰: 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
 
季康子問:弟子孰為好學?
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
安貧樂道
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
       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季康子問:弟子孰為好學?
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
不遷怒,不二過
 
季康子問:弟子孰為好學?
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
(一)覺
(二)躬行實踐
    子曰: 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