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仁篇

 

里仁-要居住在風俗仁厚的郷里
里-即裏 裏面
里仁-要居住在平安的居所 即居於自性所在地

 

孟子公孫丑上: 夫仁 天之尊爵也 人之安宅也

 

朱子注解:
在人則為本心 全禮之德 有天理自然之安 無人欲陷溺之危 人當常在其中 而不可須臾離也 故曰安宅

 

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無以尚之;惡不仁者,其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

 

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黨。    
            觀過,斯知仁矣。 」

 

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

 

好-去聲 愛好 心之趨向 喜悅也  心悅而嚮往欲求之

惡-憎惡 討厭 心深疾之而求去也    
         

 

范寧曰 :
世衰道喪。人無廉耻。見仁者既不好之。見不仁者亦不惡之。好仁惡不仁。我未覩其人也。    
   

 

孟子: 君子之所以異於人者 以其存心也 君子以仁存心 以禮存心 仁者愛人 有禮者敬人 愛人者 人恆愛之 敬人者 人恆敬之  

 

「好仁者,無以尚之; 尚之-尚即崇高 高尚 超越仁這個目標

 

惡不仁者,其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
為仁-行仁 實踐仁德的意思  
加乎其身-加於自己身上 不使有不仁的言行出現自己身上

 

中庸:喜怒哀樂之未發 謂之中發而皆中節 謂之和

 

呂純陽祖師:
仁人,大公無私,好善而惡惡。
俗人則不然,好惡出於偏欲之心

 

論語里仁篇(四)
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也。呂純陽祖師:苟至誠也。志,志向也。惡,憎惡也。故苟志於仁,則不善善,不惡惡。其心平等,何有惡心耶.

 

修真錄:
誠心立志於仁道,對善人固然要去愛他,對惡人也要愛他。當設法改變他、感化他,最好使他能改惡向善。

 

佛陀云:善惡二人中,其心等無異。

 

韓詩外傳─
子路曰:「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亦不善之。 」
子貢曰:「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則引之,進退而已

          耳。」
顏回曰:「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亦善之。」

 

夫子曰:「由之所言,凡民之言也;
          賜之所言,賢人之言也;
          回之所言,聖者之言也。」

 

「有能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
一日: 即是一天的時間 或一旦的意思 形容很短暫的時間內力不足者: 指心力不足夠的人
蓋有之矣,我未之見也。」

蓋有之-蓋 疑詞 也許有這樣的人
未之見-即未見之 未曾見過這種人

 

為仁之方法 : 主要在己之心之好惡

 

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斯知仁矣。」

 

黨-朱子: 即類別
各於其黨: 什麼類型的過失,是由什麼類型的人犯出來的。
斯-這裏的意思

 

呂純陽祖師:人生處世,誰能無過。小人有過,君子亦有過也。小人為私慾而犯過,君子秉公而犯無心之過。小人之過,過不易改。君子之過,過而能改。如顏回之不二過也,此君子小人之不同類也。同是有過,觀其過則知其仁與不仁也。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