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公冶長篇

 

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 」以其子妻之。

子謂南容,「邦有道, 不廢,邦無道, 免於刑戮。 」以其兄之子妻之。

 

子謂子賤, 「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 」
子曰:「女器也。」 
曰:「何器? 」曰:「瑚璉也 。」 

 

(課文)
子謂公冶長,「可妻(砌)也。雖在縲(雷)絏(洩) 之中,非其罪也。 」以其子妻(砌)之。

可妻:「妻」把女兒嫁給人家做妻子的意思。
縲絏:「縲」綑綁犯人的黑繩子。「絏」牽引的意思。
      「縲絏」解拘牽罪犯,這裡代稱監獄。
子:古人稱子,女,都稱子,這裡指女兒。
妻之:就是嫁給他做妻子。 「之」指公冶長。

 

(課文)
子謂南容, 「邦有道, 不廢,邦無道,免於刑戮。 」以其兄之子妻之。

邦有道:國家清平,政治上軌道的意思。
不廢:被朝廷任用而不廢棄的意思。
邦無道:國家紛亂,政治不上軌道的意思。
免於刑戮:不受刑罰戮辱的意思。
「戮」羞辱的意思。

 

孔子曾說: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信)。
意思是:國家政治清明的時候,言語,行為都應該正直,做個正人君子。國家政治黑暗的時候,行為要端正,言語要謙遜,才會免於刑戮。

 

尚有記載:「南容三復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子。」
「白圭」是詩經的一篇
「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為也。」
意思是:「白玉之美,若有瑕疵,尚可以補救,而人若失言,則追悔不及了。」

 

(課文)
子謂子賤, 「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 」

魯無君子者:(有假設語氣)假若魯國沒有君子的話。
斯焉取斯:上「斯」指稱人,指子賤這個人。
          下「斯」指稱德,這種君子的德行。
        「焉」等於何字,從何處,從那裡的意思。
        「取」取法的意思。
全句的意思:子賤這個人從那裡去取法君子的德行。


 

孔子說:「子賤,你對百姓有何恩惠,而能得到 他們如此推

          崇?」
對曰:「不齊父其父,子其子。對於孤苦的我體恤他。對於家有

        喪事的我表示哀悼。」
孔子說:「很好,但這些都是小節,還未足夠呢     。」
子賤說:「不齊事之如父的有三人,事之如兄的有五人,事之如

        友的有十一人。」

 

 

孔子說:「這樣子可以教孝了,教弟了,教學了,也可 說中節了

          , 但還未足夠呢。」

子賤又說:「此地有賢於我的有五人,我恭敬他事奉他,在多方

          面上,他們皆教我如何治人之道。」

孔子乃歎道:「這才是主要的原因。從前堯舜 治天下,務必求賢

              人來幫助自己,賢者乃是大 家所景仰的精神上領

              導人物。惜不齊所治理的 地方太小了,若能大些

              ,則大有可為了。」

 

(課文)

子貢問曰:「賜也何如?」子曰:「女器
也。」曰:「何器?」曰:「瑚璉也 。」

女:即汝,你(指子貢)。
器:器皿。
瑚璉:是宗廟貴重的器皿,孔子借來譬如子貢是可貴而非常用的

      才器。
       

 

叔孫武孫語大夫於朝曰:「子貢賢於仲尼。」

                        子服景伯以告子貢
子貢曰:「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

          也數仭,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

          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齊景公嘗問子貢說:「你老師是誰?」
對曰:「魯仲尼呀。」
公再問:「仲尼這人賢麼?」
對曰:「他是聖人呀。」
公又問:「如何知道他是聖人呢?」
對曰:「那我就不知道了。」景公勃然作色。
公曰:「你先說他是聖人,而後又說不知道,這 是什麼道理?」

 

對曰:「臣終身戴天,不知天有多高。終身履地,不知地有多

        厚。若臣之事仲尼,譬如猶渴的時候,拿着壺杓在椨

        江海之旁飲水;渴飽了就走,那裡注意到江海有多深

        呢?」
公曰:「你的贊譽有點太過了吧?」
對曰:「臣尚慮形容不夠呢。臣譽仲尼,猶如用兩手捧土放在

        泰 山上,泰山能增了多少?對泰山毫無影響是可知

        的了。假使臣不讚仲尼,譬如用兩手板搖泰山,泰山

        動彈一點麼? 對泰山毫無作用是很明顯了。」景公

        認為說得有理。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