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公冶長篇(第三十七講)

 

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

晏平仲:齊國大夫,名嬰,字仲,曾事奉齊靈公、莊公、景公,
        三代為相,能節儉力行,器量廣大,為一代賢相。
子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

久而敬之:與人相交越久,越恭敬別人。

 

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
損者三友: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

 

子游曰:「事君數(束),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

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梲,何如其知也?」

臧(宗)文仲:魯國大夫,名辰,字仲諡(示)文。

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梲,何如其知也?」

居蔡:戰國時蔡國生產用於占卜之大龜最多。因此,古時稱大龜

      為蔡,居蔡者即是起一間華麗居室養占卜用之大龜。
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梲,何如其知也?」

 

山節藻(早)梲(拙):
山節是古時將屋之柱頂斗拱雕刻成山之形狀,梲即是屋樑之短柱,藻是繪畫成水草形狀之花紋,山節藻梲是依古禮定為只供天子起宗廟之裝飾規格。

子曰:「臧文仲居蔡,山節藻梲,何如其知也?」

何如其知(智)也:如此不智,他有何聰明可言呢?

 

邵康節夫子:有人來問卜,未知是禍福,
            我虧人是禍,人虧我是福。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

 

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子張:孔聖人之弟子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令尹子文:令尹乃楚國上卿之官階,相位。子文乃楚國之上卿大夫,本姓鬥。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三仕:三次或多次做官的意思
三已之:多次被罷免,又被任命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為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忠:竭誠盡己

未知,焉得仁:未知他仁德修養之程度,

              怎能輕易以仁德之美名讚許他呢?

 

「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  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

崔子:齊國大夫,崔杼(處)
齊君:齊莊公
弒:以下位殺上位

 

「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  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

陳文子:齊國大夫,名須無,「文」是他的諡號(死後追封)
十乘:四匹馬為一乘,十乘即四十匹馬,
      古代以擁有馬匹多少代表大夫之財富

 

「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棄而違之:指陳文子拋棄四十匹馬之財富而離開齊國

 

「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猶吾大夫崔子也:指他國之權臣,亦和崔杼一樣之僭亂

 

「崔子弒齊君,陳文子有馬十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清:不與人同流合污,守身清白的意思

 

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段老前人結緣訓:難得世間居三世  所作未能大道同
                回天見顏何在  皇恩慈尚封功
                叩泣階前求慈免  去郤封功返東重
                再來一次會各眾  與眾同修化大同
                皇恩命未為許  泣訴庭階悔無窮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