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文)
大哉聖人之道!洋洋乎!發育萬物,峻極於天。優優大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待其人而後行。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故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

 

(課文)
溫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禮。是故居上不驕,為下不倍(背),國有道,其言足以興,國無道,其默足以容。詩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其此之謂與! 

 

子曰:「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災及其身者也。」!非天子,不議禮,不制度,不考文。今天下,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雖有其位,苟無其德,不敢作禮樂焉;雖有其德,苟無其位,亦不敢作禮樂焉。

 

(課文)
子曰:「吾說夏禮,杞不足徴也;吾學殷禮,有宋存焉;吾學周禮,今用之,吾從周。」

 

(課文)
大哉,聖人之道!洋洋乎!發育萬物,峻極於天。優優大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待其人而後行。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
 

                大哉-讚嘆偉大的意思。
            聖人之道-率性之中庸大道。
              洋洋乎-形容充足盈滿,盛大完備的樣子。
            峻極於天-形容極其高峻而與天齊。

        待其人而後行-要待至聖賢至德之人出現,才能把至道之偉大顯示流行於世上。
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假使沒有至極之德行,至道不會凝聚。
 

(課文)
故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溫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禮。
君子-指進德修業才德兼備者。
德性-天性具萬善、流露天性之行為就是德。
問學-求問學習之態度,要知行合一,即博學、審問、慎思、明辨

     ,篤行之功也。
唐朝孔穎達云:比明君子欲行聖人之道,當須勤學,學而至誠也。

 

(課文)
是故居上不驕,為下不倍(背),國有道,其言足以興,國無道,其默足以容。 詩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 其此之謂與! 

              不倍-倍與(背)同,指違背,不倍即不違背正道

                   也。
            國有道-國家處於政治清明,有道國君主政之時。
                -不言也。

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出於詩經大雅蒸民篇,讚譽有道之君子能夠

                   既復明其自性,更能玲瓏達變,保此色身留

                   待救世之用。

 

(課文)
子曰:「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烖及其身者也。」!

 

    -一指愚蠢而沒有德性之人,一指有位無德者。
好自用-自作聰明,自以為是。
    -下位或卑微之人。
    -古之災字。

 

(課文)
非天子,不議禮,不制度,不考文。今天下,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雖有其位,苟無其德,不敢作禮樂焉;雖有其德,苟無其位,亦不敢作禮樂焉。

 

天  子-受天明命,以自性而覺群性者。
不議禮-不可議定禮儀。
不制度-不可制定憲法。
不考文-不可考核文字。

 

(課文)
子曰:「吾說夏禮,杞不足徴也;吾學殷禮,有宋存焉;

        吾學周禮,今用之,吾從周。」

 

吾說夏禮,杞不足徴也-吾即孔子自稱,欲說夏朝之禮,但杞國

                      所存典籍,不夠考證。

 

大哉!聖人之道!洋洋乎,發育萬物,峻極于天。優優大哉,禮儀三百,威儀三千。待其人而後行。故曰,「茍不至德,至道不凝焉。」故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溫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禮。是故居上不驕,為下不倍(背)。國有道,其言足以興;國無道,其默足以容。詩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其此之謂與?

子曰:「愚而好(去聲)自用,賤而好自專。生乎今之世,反古

        之道。如此者,災及其身者也。

 

非天子,不議禮,不制度,不考文。今天下,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雖有其位,茍無其德,不敢作禮樂焉。雖有其德,茍無其位,亦
不敢作禮樂焉。
子曰:「吾說(悅)夏禮,杞不足徵也。吾學殷禮,有宋存焉。

        吾學周禮,今用之。吾從周。」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