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問篇-

子曰:臧(莊)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腰),吾不信也。
臧武仲,即臧孫紇,鲁國大夫,封邑在防(今山东费縣东北)。中国春秋时期鲁国政治人物,臧氏,名紇,謚武,史称臧武仲,臧宣叔之子,臧文仲之孙。矮小多智,号称“聖人"。
 
子曰:臧(莊)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腰),吾不信也。
防-地方名 防邑,臧武仲之封邑。
 
子曰:臧(莊)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腰),吾不信也。
孟子: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為後-卿大夫家族立後之禮 是為了使家族後繼有人 或者功勛不被湮滅。  
 
子曰:臧(莊)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腰),吾不信也。
左傳:
臧孫如防,使来告曰:紇非能害也,知(智)不足也。苟守先祀,無廢二勛,敢不闢邑! 
 
顏回問於孔子曰:臧文仲 武仲 孰賢
孔子曰:武仲賢哉 
顏回曰:武仲世稱聖人。而身不免於罪。是智不足稱也;好言兵討。而挫銳於邾。是智不足名也。夫文仲其身雖歿。而言不朽。惡有未賢。
 
子曰:臧(莊)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腰),吾不信也。
孔子曰:身歿言立。所以為文仲也。然猶有不仁者三。不智者三。是則不及武仲也。
回曰。可得聞乎。
子曰:武仲在齊。齊將有禍。不受其田。以避其難。是智之難也。
 
子曰:臧(莊)武仲以防求為後於魯,雖曰不要(腰),吾不信也。
葯師琉璃光王佛:
武仲以防求後 不廉也 
列國中 文子廉士也
 
臧台
齊國國君看好臧武仲大夫的治國之才,允准在絕佳位置選址,盟誓筑台,訓練兵馬,墾荒屯田,走富國强兵之路!點將台從此巍然屹立于青齊北部,雄踞大齊中心地帶。千百年来,黎民百姓世代口口相傳,“臧台”一名保留至今。
 
據清光绪《益都县圖志》,《壽光县志》記載,“臧台”因鲁國大夫臧武仲重修此台而得名。
臧武仲受命之后,實行“重農商,獎耕织”的政策,讓百姓繁衍生息,“齊纨鲁缟”聞名天下。数年後,該地區已成繁華地帶。都城臨淄: “其民無不吹竽鼓瑟,击筑彈
 
都城臨淄: “其民無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蹋鞠者。臨淄之途,車毂击,人肩摩,連衽成帷,舉袂成幕,揮汗成雨,家敦而富,志高而扬。”(語出《國策》),齊國已位列强國之首。
 
齊國國君為壮齊威,下令:在點将台西北方1500米处,再筑一台!名曰:馬陵台。(遗址在今西台后村西北方300米处。)如遇戰事:兩台遥相呼應,互為後援,固若金汤,穩踞青齐以北。
 
何仙姑仙師語:廉者,明也;察也,有明白分辨不苟取之謂也。平時廉潔自持,克勤克儉,廉以持躬,各循分而自守,接物以公私分明,品德高潔,無愧於心。若欲躁進以致寵榮,捷徑而取利者,必失義,故必守吾身精勤廉潔之操。 
 
君子廉風清白,安貧樂道,窮而不變其志,清白心地。抑有不義之財物,亦不貪不取,亦不失中道,以義為廉。故論語雍也篇,原思為之宰,與之粟九百,辭。子曰:「毋!以與爾鄰里鄉黨乎。」 
 
夫廉風之可嘉,清白其身而不貪其欲,然常碌碌之餘,亦可施舍濟貧,而合乎仁義,此則謂之廉而得義者也。夫廉之道也,唯顧廉而不顧義,則求廉反傷廉,亦失仁義之慈,故常錄省己以周於眾,方謂廉義兩全之美德矣。 
 
廉者,凡人風骨卓然,不妄營求功名利祿,行端志堅也。夫廉也者,潔己身心為本,心之廉潔,在於清心寡欲,樂善修身,正心為本。君子清廉之道,在於重義輕利,不越其軌,而各恥其恥而正焉。 
 
論語顏淵篇,季康子患盜,問於孔子,孔子對曰:「茍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此之謂居上廉身潔己,禮以使下,不為利欲,居下則亦廉身事上,上下皆能廉,禮義至矣。或曰:廉己潔身,恕及於眾生,進退合義,寬德以化眾生,則眾生無以生怨。
 
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此則廉以矜,而親其親也。俗語曰:「儉以養廉。」人能潔身自愛,無不良之嗜好,當用則用,不當用則省。古人以儉為美德,今人則以儉相詬病。
 
夫儉美德也,人人皆知之,然幾人能守之歟?不儉則貧,貧則貪,貪得無厭,揮霍無度,無所不為。春秋魯大夫御孫曾曰:「儉,德之共也。」守儉之人,能清心寡欲,不為物欲所矇蔽而失去理性,能守正不阿,能永保廉潔之節操,此非儉以養廉之真義乎?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