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淵篇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問知(智)。子曰:「知人。」樊遲未達。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樊遲退,見子夏曰:「鄉(向)也,吾見於夫子而問知(智)。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何謂也?」

 

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選於眾,舉臯(高)陶(搖),不仁者遠矣;湯有天下,選於眾,舉伊尹,不仁者遠矣。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問知(智)。子曰:「知人。」樊遲未達。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樊遲退,見子夏曰:「鄉(向)也,吾見於夫子而問知(智)。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何謂也?」

 

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選於眾,舉臯(高)陶(搖),不仁者遠矣;湯有天下,選於眾,舉伊尹,不仁者遠矣。

 

樊遲-名須 字子遲 春秋末魯國人 從小貧窮 但讀書刻苦 還懂種田 未拜孔子為師之前 已在季氏冉求處任職 孔子回魯後 拜孔子為師
知-智也 

未達-未明也 

舉-舉用 

直-正直的人 

錯-廢置也 除去也 
枉-枉屈真理的邪人 

 

子夏-卜商是也,衛國人,少夫子四十四歲。

      夫子弟子中,子夏以“文學”見長。
鄉-音向 前些日子 
富哉言乎-這說話真對啊 
舜-虞舜 廿四孝之一
選於眾-在大眾中選出有才德的人 

舉-舉薦 

 

皋陶-音高搖 虞舜臣 造律立獄 湯-商湯王 
伊尹-湯之賢相 名摯 耕於有莘氏之野 湯三以幣聘之 

      始往就湯 湯伐桀滅夏 遂王天下 伊尹之功為多 

      湯尊之為阿衡 

 

皋陶九德:
寬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亂而敬,擾而毅,直而溫,簡而廉,剛而塞,彊而義。

 

孟子:湯之于伊尹,學焉而後臣之,故不勞而王。

 

伊尹曰:『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進,亂亦進。曰:『天之生斯民也, 使先知覺後知,使先覺覺後覺;予,天民之先覺者也,予將以此道覺此民也。』 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婦,有不與被堯舜之澤者,若己推而內之溝中: 其自任以天下之重也。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