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我介然有知,行於大道,惟施是畏。大道甚夷,而民好徑。朝甚除,田甚蕪,倉甚虛,服文采,帶利劍,厭飲食,貨財有餘,是謂盜夸。非道也哉!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子孫祭祀 不輟(絕)。修之於身,其德乃真;修之於家,其德乃餘;修之於鄉,其德乃長;修之於國,其德乃豐;

 

修之於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觀身,以家觀家,以鄉觀鄉,以國觀國;以天下觀天下。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

 

含德之厚,比於赤子。毒蟲不螫(色),猛獸不據,攫(霍)鳥不博。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酸)作,精之至也;終日號而不嗄(沙的去聲),

 

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日祥,心使氣曰強,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塞其兌(對),閉其門,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是謂玄同。故不可得而親,亦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亦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貴,亦不可得而賤。故為天下貴。

 

以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以此: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人多利器,國家滋昏;人多技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

 

盜賊多有。故聖人云: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

 

其政悶悶,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 伏。孰知其極?其無正耶。正復為奇,善復為妖,人之迷也,其日固久矣。是以聖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試),光而不耀。

 

治人事天,莫若嗇。夫唯嗇,是謂早服。早服謂之重積德,重積德,則無不克,無不克,則莫知其極,莫知其極,可以有國。有國之母,可以長久。是謂深根固蒂,長生久視之道。

 

治大國若烹小鮮。以道蒞(離)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傷民;非其神不傷民,聖人亦不傷民。夫惟兩不相傷,故德交歸焉。

 

大國者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牝。牝常以靜勝牡,以靜為下。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國大過欲兼蓄人,小國不過欲入事人,兩者各得其所欲,故大者宜為下。

 

道者萬物之奧,善人之寶,不善人之所保。美言可以巿,尊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棄之有。故立天子,置三公,雖有拱壁以先駟馬,不如坐進此道。古之所以貴此道為何,不曰(若)求以得,有罪以免耶?故為天下貴。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