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罕篇

 

子見齊衰者,冕衣裳者,與瞽者,見之,雖少必作,過之必趨。

冕 - 禮帽,古代官位在大夫以上戴的帽

衣 - 禮服的上衣

裳 - 禮服的下裳 (冕衣裳者,是指官位至大夫以上的人所戴的帽和

                  衣裳)

 

皇義疏:冕衣裳者,周禮大夫以上之服也

瞽者 - 無目者。

見之 - 見到以上三類人士。 雖少-雖然年紀小。

作 - 起也   

趨 - 疾行、快步。

 

伊尹夫子云: 此聖人之誠心,內外一者也。

 

孟子曰: 君子所以異於人者,以其存心也。

         君子以仁存心,以禮存心。

         仁者愛人,有禮者敬人。

 

六度集經: 言行相扶,明猶日月,

           含懷眾生,成濟萬物。

 

孟子云: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贍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悅而誠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詩云:『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此之謂也。」

 

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彌 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 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 ,欲罷不能。旣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顏淵喟然歎曰

喟然 — 讚歎聲  

仰 — 仰望

之 — 指道(之字是指道德與學問)

彌 — 更加   

高 — 崇高

 

仰之彌高

(道沒有窮盡的,越仰望越更加高深,孔夫子的道德學問實在高深,當仰望它的時候,愈仰望愈覺得它崇高,不可及)

 

鑽之彌堅

- 鑽研    

- 堅實

(越鑽研越更加堅實,聖人道德學問之崇高,深入鑽研愈覺堅實,無懈可擊,令我鑽研道德學問之心更加堅定不會動搖)

 

瞻之在前,忽焉在後,

- 向前看

瞻之在前 - 看起來、道好像在前面

忽然在後 - 忽然又在後面 (令人捉摸不到)

 

夫子循循然善誘人,

循循 - 循序漸進 (一步一步,按著次序)

善誘 - 善於引導 (按照適當的順序,程度、引導進行學習)

(夫子教導有方,有次序引導學生學習,聖人因人施教、因程度而引進)

 

博我以文

(用詩書禮樂等經典來擴充我的知識德行)

 

約我以禮

(教我禮儀用來約束自已的行為)

 

欲罷不能

罷 — 停止(想停止也不能)

 

既竭吾才

既 - 已經 

竭 - 用盡 (已經用盡我的能力)

 

如有所立,卓爾

如有所立 - 似乎達到夫子之道

卓爾 - 高大 (似乎見到夫子之道、高大值立的在我前面)

 

雖欲從之

(當我想追向前和夫子之道合為一時)

 

末由也已

末 — 沒有  

由 — 途徑 (沒有途徑追得上。)

 

孔子云:鳥,吾知其能飛。魚,吾知其能游。獸,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為網,游者可以為綸,飛者可以為矰,至於龍,吾不能知其乘風雲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耶。

 

顏淵喟然歎曰:仰之彌高,鑽之 彌堅,瞻之在前,忽然在後。

 

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 約我以禮,

 

白虎通禮樂篇說: 禮之為言履也,可履踐而行。

                禮記樂記說:禮者天地之序也。

 

五倫 - 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

十義 - 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義、婦聽、長惠、幼順、君仁、臣忠

 

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 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

 

孔夫子云: 芝蘭生於幽林  不以無人而不芳

           君子修道立德  不為窮困而改節

 

中庸 - 詩經大雅篇云: 「予懷明德,不大聲以色。」

 

子曰: 「聲色之於以化民,末也。」

 

詩曰:「德輶如毛。」毛猶有倫。 「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

 

呂純陽祖師慈悲: 聲者,言教也; 色者,種種宗教儀式也; 末者,對本而言。

 

子曰:「聲色之於以化民,末也。」

 

詩曰:「德輶如毛。」毛猶有倫。 「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 化民以身教為本,若以聲色化民即 為法。故子曰:「聲色之於化民, 末也。」

 

子曰:「聲色之於以化民,末也。」

 

詩曰:「德輶如毛。」毛猶有倫。 「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

輶 — 輕也。 詩經云:道德之感化不著痕跡,其輕似毛。

 

孔子引詩經大雅篇云: 德輶如毛。毛猶有倫者,

倫 — 比也。孔子曰毛猶有可比者, 詩經大雅文王篇云,上天之化育萬物 無音、 無氣味者。故曰:「上天之 載,無聲無臭。」此則達於無上最高 境界,修行若如此,證聖、證果有何 難哉?故孔子感歎之曰:「至矣也。」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