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篇

 

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 」子曰 :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

待子-等待孔子
迂-迂濶而遠於事情

 

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