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問篇-

 
子曰:「晉文公譎(決)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
晉文公- 春秋時期晉國之國君
譎- 權變、權詐    
正- 依從正道、守禮
齊桓公- 春秋時期齊國之國君
 
晉文公,名重耳;齊桓公,名小白。兩者都是春秋時期諸侯中之霸主。春秋時期禮崩樂壞,周室衰微,外族入侵,中原諸國為了因應華夏民族的生存而產生了「尊王攘夷」為號召,成就了晉文公與齊桓公霸業。
 
為何孔子評語:
「晉文公譎而不正」
「齊桓公正而不譎」
 
朱熹云:二 公 皆 諸 侯 盟 主 , 攘 夷 狄 以 尊 周 室 者 也 。 雖 其 以 力 假 仁 , 心 皆 不 正 , 然 桓 公 伐 楚 , 仗 義 執 言 , 不 由 詭 道 , 猶 為 彼 善 於 此 。 文 公 則 伐 衛 以 致 楚 , 而 陰 謀 以 取 勝 , 其 譎 甚 矣 。 二 君 他 事 亦 多 類 此 , 故 夫 子 言 此 以 發 其 隱 。
 
左傳  魯僖公二十八年春,晉侯將伐曹,假道於衞,衞人弗許。還,自南河濟。侵曹伐衞。
晉侯- 晉文公  
還- 折返
自南河濟- 從南河渡過黃河
 
左傳  魯僖公二十八年三月,宋人使門尹般如晉師告急。公曰:「宋人告急,舍之則絕,告楚不許。我欲戰矣,齊、秦未可,若之何?」先軫(診)曰:「使宋舍我,而賂齊秦,藉之告楚。我執曹君,而分曹、衞之田,以賜宋人。楚愛曹、衞,必不許也。喜賂怒頑,能無戰乎?」
 
門尹般- 宋國大夫   
如晉師- 到晉軍
公- 晉文公  
舍- (同)捨,捨棄
楚- 楚成王  
齊- 齊昭公  
秦- 秦穆公
先軫- 晉國之中軍元帥
賂- 賄賂
 
左傳  魯僖公二十五年夏,四月,丁巳,王入于王城,取大叔于溫,殺之于隰(習)城。戊午,晉侯朝王,王饗禮,命之宥(右)。請隧,弗許,曰:「王章也。未有代德,而有二王,亦叔父之所惡也。」與之陽樊、溫、原、欑(全)茅之田。
王- 周襄王  
饗禮- 設宴隆重款待
宥- 勸飲食也  
叔父- 指晉文公
 
子曰:「晉文公譎(決)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
左傳  魯僖公三年  齊侯與蔡姬乘舟于囿(右),蕩公。公懼變色。禁之,不可。公怒,歸之,未之絕也。蔡人嫁之。
齊侯- 齊桓公  
囿- 囿有林池<國語周語>
蔡人- 指蔡國君王  蔡國追隨楚國
 
左傳  魯僖公四年  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蔡潰,遂伐楚。
楚子使與師言曰:「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對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大(太)公曰:『五侯九伯,女(汝)實征之,以夾輔周室。』賜我先君履,東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無棣(弟)。
 
爾貢包茅不入,王祭不共(供),無以縮酒,寡人是徵。昭王南征而不復,寡人是問。」對曰:「貢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供)給?昭王之不復,君其問諸水濱!」
進師,次於陘(刑)。夏,楚子使屈完如師。師退,次于召陵。
 
齊侯陳諸侯之師,與屈完乘而觀之。齊侯曰:「豈不榖是為?先君之好是繼,與不榖同好如何?」對曰:「君惠徼(繳)福於敝邑之社稷,辱收寡君,寡君之願也。」齊侯曰:「以此眾戰,誰能禦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
 
對曰:「君若以德綏(須)諸侯,誰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雖眾無所用之。」屈完及諸侯盟。
 
師- 統帥  
楚子- 楚君  即楚成王
不虞- 不預料  
太公- 姜太公
履- 踐踩
穆陵- 今山東省之北面(指齊國南面)
無棣- 今山東省之南面(指齊國北面)
 
包茅- 包成析束的菁茅  盛產於楚國  周天子常以包茅作祭祀
無以縮酒- 沒有包茅,所以周天子祭祀時,不能濾酒,束茅而灌之酒,為縮酒
昭王- 西周第四位天子。在周昭王五十一年率軍伐楚而沒於漢水中
 
問- 問罪  
水濱- 陸地與海之界線
如- 到   
豈不榖是為- 不榖,是諸侯的謙稱。全句意思,難道諸侯是為我而來?
徼福- 祈福   
社稷- 社,土地神。稷,后稷
綏- 安撫  方城-方城山
城- 圍牆  池-護城河
 
子曰:「晉文公譎(決)而不正,齊桓公正而不譎。」
左傳   魯僖公九年   夏,會於葵丘。尋盟,且修好,禮也。王使宰孔賜其侯胙(做),曰:「天子有事于文、武,使孔賜伯舅胙。」齊侯將下拜。孔曰:「且有後命。天子使孔曰:『以伯舅耋(秩)老,加勞,賜一級,無下拜。』」
 
左傳   魯僖公九年   
對曰:「天威不違顏咫尺,小白余敢貪天子之命,無下拜?恐隕(允)越于下,以遺天子羞,敢不下拜。」下拜;登受。
尋盟- 重修舊盟  
齊侯- 齊桓公
胙- 天子祭祖之祭肉
伯舅- 異姓諸侯稱伯舅
 
耋- 年老  
咫尺- 形容很近距離
小白- 桓公姓姜名小白
隕越- 喪失
 
藥師琉璃光王佛曰:
齊桓,晉文未必皆出於廉節。齊有管仲,相桓創霸,功烈不衰。
 
何仙姑仙慈悲
(一) 廉者,明也;察也,有明白分辨不苟取之謂也。平時廉潔自持,克
     勤克儉,廉以持躬,各循分而自守,接物以公私分明,品德高潔,
     無愧於心。
 
(二) 廉也者,潔己身心為本,心之廉潔,在於清心寡欲,樂善修身,正
     心為本。君子清廉之道,在於重義輕利,不越其軌,而各恥其恥而
     正焉。
 
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
子曰:飯疏食(自)飲水,曲肱(轟)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
      ,於我如浮雲。
子曰: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措)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淮南子:聖人守其所以有,不求其所未得。求其所未得,則所有者亡矣;
        修其所有,則所欲者至矣。
淮南子:有以欲多亡者, 未有以無欲危者也。
 
子曰:居而得賢友,福之次也。
子曰: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
 
菜根譚:
藜(黎)口莧(現)腸者,多冰清玉潔;袞(滾)衣玉食者,甘婢膝奴顏。
蓋志以澹泊明,而節從肥甘喪也。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