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公活佛 降
二○○七年十月二十日 歲次丁亥年九月初十日
 
聖示:世人總以為所做所為無人知 曉,以致惡向膽邊生,做出許多 傷天害理之事來,等到報應來 時,悔之晚也,勉之。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矣!
 
童生曰:恩師啊!此次至外地辦道、渡眾,讓徒兒感慨甚多。
 
濟佛曰:有何感慨?可但說無妨。
 
童生曰:首先談到「修行」乙事。比如說,有些天道修子只做表面工夫,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陷害前賢,挑撥離間,此該當如何?
 
濟佛曰:此皆先入地府受諸挖心、割舌、刀山、火海之苦,受苦期滿之後,再打入天牢,永禁於天牢之中。
 
童生曰:首先談到「修行」乙事。比如說,有些天道修子只做表面工夫,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陷害前賢,挑撥離間,此該當如何?
 
濟佛曰:此皆先入地府受諸挖心、割舌、刀山、火海之苦,受苦期滿之後,再打入天牢,永禁於天牢之中。
 
童生曰:哇!這麼慘,那為什麼還有人前仆後繼的去幹這等傻事呢?
 
濟佛曰:這也是讓為師掉淚之處,之徒啊!當反省回頭啊!勿再往火坑裡跳了。
 
童生曰:恩師啊!有些後學,為了自 己在前人面前吃得開,不惜顛倒 是非黑白,來求取自己往上爬之 機會,或者是想在前人面前邀 功,故而打小報告或說他人之壞 話,甚至挾天子以令諸侯般,又 該當如何論處?
 
濟佛曰:徒兒所言,乃當今道之亂象,也是讓為師頗為難過之事。為師雖疼諸徒兒,但亦不能偏私,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即使身為前人是非不明,冤枉後學,聽信不實之言,以致讓忠心於道務者受不白之冤,累積過多,亦當下地府受懲戒也,無有例外。
 
童生曰:另有些經理,為求自身利益,不惜出賣他人,毀謗同儕,拉攏親,攻擊與己意見不合之人,並加以讒言、陷害,此又當如何?
 
濟佛曰:既領天命,一切以「公」心出發點,不可有因人而異之情況,如有汝上述所言之事,亦同先下地府受苦刑,再打入畜牲道輪迴百世。
 
童生曰:恩師之言,讓徒兒領悟到一個道理,即「爬得愈高,跌得愈 重」,是否是這個道理?
 
濟佛曰:然也,吾盼望吾之徒兒,皆能稟「至公」之心來辦道,勿有「私心」,則免修入「魔道」、「地獄道」及「畜牲道」也,勉之。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八爪護法金龍已飛至印尼上空,來到一市中心之屋舍上空。八爪金龍緩緩下降,師徒二人下了金龍,向屋內走去,只見一坐在輪椅上之中年婦女,家中設有佛堂,現正坐在家中沉思。)
 
童生曰:恩師啊!為何此間佛堂一點氣也沒有?佛堂雖大,但道氣無,且此位婦人靈光黑暗,怎會如此?
 
濟佛曰:徒兒不用納悶,待為師調其靈出竅,由她直接向汝訴說,不就可見分曉了嗎?
 
(此時濟佛口唸真言,此時此位婦人之元靈從輪椅上飄了過來,該婦人一見濟佛馬上跪下直叩首,眼淚直掉,不一會之工夫,已哭成個淚人兒。)
 
婦人曰:老師啊!老師!徒兒可把老人家給盼來了,求您救救徒兒,讓徒兒能重新站起來,讓徒兒之兒女不再忤逆、頂嘴於我,多聽話,不要讓我生氣,我會更加盡心辦道,以謝恩師之聖德。
 
童生曰:這位師姊,看了您的情況,令人掬一把同情的眼淚,但所謂:「有果必有因,無因不成果。」妳今日有此情形,定有虧心之舉,否則不會如此。不如妳趁此著書機會,把妳所犯之過失說出,以感悟世人,藉此功以消妳之惡業,或許還有重新站起來之機會也說不定。
 
婦人曰:感謝這位善生您的開示與勉勵。說來慚愧,我本是四肢健全,甚為聰智之人,也設佛堂廣為渡眾,但因見某位經理不順眼、有成見,故經常在佛堂或其他道親面前詆毀這位經理。
 
某次在工作時,被從空中掉下來之重物打到背部,從此癱瘓在輪椅上。且又不孝翁姑,在我還沒殘障之前,婆婆生病說要來佛堂養病,我不但沒好好照顧她老人家,反倒還趕她走,以致婆婆因無人好好照顧含恨而亡。而我對先生又經常發脾氣,沒給他好臉色看,動不動就大聲小叫,連先生都懼我三分。大概是如此不孝不義之惡因,
導致現在這副狼狽樣,及子女對我不孝,一樣對我大聲咆哮、不聽話,早知如此我就不會如此做了。想到這裡心中愈想愈難過,嗚!嗚!嗚!
 
濟佛曰:既知今日,何必當初,如今肯實心懺悔,猶為未晚,好好的對待妳的先生及兒女,向那位經理懺悔妳之口業,多行善以消業,助先生辦道渡眾,以此之功消爾之業,或許將來某一天,妳有機會重新站起來也說不定。
 
童生曰:對的,這位師姐不用氣餒,天不加罪於悔過之人,汝能誠心悔改,定能重新站起來的,祝您!
 
濟佛曰:時間不早,回去吧!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