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問篇-

 

子擊磬於衛。有荷(賀)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硜硜(亨)乎!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子曰:「果哉!末之難矣!」

擊- 敲打 磬- 樂器 用石或玉製成

荷- 擔也 蕢- 草籠 作盛土用

既- 不久 隨即

鄙- 見識淺薄 見地狹窄

硜硜- 磬發出的聲音(亨亨)聲 有很堅實的感覺

已已- 兩字已作「止」的意思

深則厲,淺則揭- 出自詩經風匏(刨)有苦葉之詞,意思謂水深時則去衣涉水,水淺時則提起長衣涉水。隱士以詩經這二句去譏諷孔子不務事宜。

果哉- 果然  

末之難- 末,無也。末之難,無所困難之意。

 

為何聖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一) 聖人不忍斯世斯民之陷溺

    《說苑.至公》

    孔子懷天覆之心,挾(脅)仁聖之德,憫時俗之汙(污)泥,傷紀綱之廢

    壞,服重歷遠,周流應聘,乃俟(自)幸施道以子百姓,而當世諸侯莫

    能任用。

    挾- 心裡懷著  

    仁聖- 堯帝 舜帝

    時俗之汙泥- 時:指春秋

    俗- 世俗風氣

    之- 代詞指春秋世俗風氣,像污泥。意思春秋局面失去清明,失去正

        道。

    傷- 傷痛  

    紀綱- 國家秩序,法紀 

    綱- 綱常倫理  

    廢壞- 廢棄  敗壞 

    服重- 擔起重任 

    俟- 等待

    道- 王道,君主以仁義治世

    以子百姓- 以對待子女般對待百姓

 

(二) 聖人一生以弘道為己任

     孟子曰:天下溺,援之以道。

 

(三) 聖人希望重現大同世界之景象

     何謂大同? 文衡聖帝慈悲:以儒理為本,行孝悌,學忠恕,要皆以

     修身為重,行善立根,化自私之愛,奉獻於社會國家,克制私情,

     服務於人類世界,人人準此亦修亦行,則無憂煩痛苦,是謂大同。

     文衡聖帝慈悲:以儒理為本,行孝悌,學忠恕,要皆以修身為重,

     行善立根,化自私之愛,奉獻於社會國家,克制私情,服務於人類

     世界,人人準此亦修亦行,則無憂煩痛苦,是謂大同。

     文衡聖帝- 關帝聖君

     儒理- 君君  臣臣  父父  子子

     孝悌- 論語~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

           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

           ,其為仁之本與!」

     忠恕- 論語~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推己及人之道)

     修身- 格除心物,從而使自己內心光明端正,達致身修

     行善- 做濟人利物之事

     準此亦修亦行- 按照這樣所說,修身與行道並進

     大同- 太平和諧安樂理想看世界

子擊磬於衛。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心哉,擊磬乎!」既而曰:「鄙哉,硜硜乎!莫己知也,斯已而已矣!『深則厲,淺則揭。』」子曰:「果哉!末之難矣!」

 

我們應該如何效法?

(一) 學習聖人人不知而不愠之修養

     <論語>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二) 效法聖人作眾生之木鐸

     <論語>

     儀封人曰: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

     儀封人- 儀,衞國之儀邑。封人,掌彊界防務之官

     儀封人曰:天下之無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

     木鐸- 以木為舌的大銅鈴。古時政府,以木鐸引起百姓注意,以作

           宣佈政令,政教等。木鐸作警醒世人之用,引導愚者智,迷

           者醒,使眾生明理,改惡向善,依道而行。

 

(三) 堅志守道

     千魔萬考  不改其志

     堅強不屈  百折不回

 

     <論語>

     子曰: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三軍- 春秋時期指上、中、下三軍或左、中、右三軍

 

     <論語>

     子曰: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

     帥- 軍隊之主帥

     匹夫- 一般指平民(乾道),此處解作大丈夫,男子漢

 

立志效法聖人,前賢們,不知而不愠,一生以弘道化世為己任,以救渡眾生為終生之事業。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