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靜經云: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足徵天地之源出乎道,未有天地,先有此道,史記云:天開于子會,而沒於戌會,地闢于丑會,而沒於酉會,

 

人生於寅會,而沒於申會,當寅會人之初生,性本善,由天生人也,其權在天,無道可言。道降中天,人生人也,其權在人。

 

伏羲氏首出,仰觀俯察,知天地之運行,劃先天八卦,以顯天地之蘊奧,此為大道降世之始也。

 

繼由軒轅氏創文字,建宮室,製衣裳,文化大備,此謂道之成也。嗣後堯舜,文武周公,接續道統,心法一脈相傳,謂之青陽應運,道之整也。

 

幽厲之世,五霸疊興,天子政令,不能行於天下,道轉紅陽,分為三教(即儒釋道也),此謂道之分也。

 

老子降世,發揚道宗,東渡孔子,闕里傳猶龍之嘆,西化胡王,函關現紫氣之瑞,關尹子強留老子作書,著道德經五千言,為道教之始祖也。

 

孔子周遊列國,教化萬方,刪詩訂禮,繼往開來,闡永久不變之真理,立萬世不易之定論,大道之精微奧玄,學庸敘述備至,成儒教之始祖。

 

孔子傳顏子曾子,曾子傳子思,子思傳孟子。孟子以後,道脈西遷,心法失傳,歷秦、漢、晉、隋、唐,議論囂然,無有造此域者,迨至炎宗,文運天開,五星聚奎,希夷首出,濂洛關閩,如周敦頤、程頤,程灝、張載、朱熹等相繼而起,真儒賴以昌明,然而運不相逢,究未繼續道統。

 

良以孟子時,道脈業經盤轉西域,釋教接衍,所以宋朝儒士雖然輩出,不過闡發道旨而已。釋迦牟尼,渡大弟子迦葉,為佛教之始祖。道分三教,各傳一方,各留經典。

 

釋教單傳二十八代,至達摩尊者,梁武帝時,達摩西來,真機復還於中國,此為老水還潮也。自達摩入中國,真道仍一脈相傳,

 

達摩初祖、神光二祖、僧燦三祖、道信四祖、弘忍五祖,惠能六祖。至六祖衣缽不傳,有南頓北漸之稱,其實道歸儒家,

 

六祖渡白祖(白玉蟾) 、馬祖(馬端陽)二人,道傳火宅,是為七祖(雙命),羅(蔚群)八祖、黃(德輝)九祖、吳(紫祥)十祖、何(了苦)十一祖、

 

袁(退庵)十二祖、
徐(還無)楊(還虛)十三祖(雙命)、
姚(鶴天)十四祖、
王(覺一)十五祖,
劉(清虛)十六祖,
此乃紅陽十六代圓滿

 

道轉白陽,彌勒應運,路祖為初祖,大開普渡,大闡玄機,弓長子系,為白陽二袓,繼續辦理末後一著,三曹普渡,萬教歸一。

 

三代以上,道在君相,一人而化天下,為青陽劫,三代以後,道在師儒,三教繼續而出,各傳一方,為紅陽劫。

 

現值三期末會,世風頹壞,浩劫流行,大地無完土,道在黎庶,人人成道,個個成佛,為白陽劫,此大道之沿革也。

 

東方後第三代祖「僧燦大師」

  

僧燦三祖姓余諱普庵,號僧燦,隋朝高僧,鑑智大師,別號南泉,係靈寶天尊化身,七月二十一日降生於江西省袁州府,宜春縣人氏,自幼好道修行,常住慈化寺常住慈化寺,好讀華嚴經,能知未來之事,人皆稱菩薩。

 

僧燦大師嗣法慧可禪師,繼禪宗之法統,得授心印口訣,為禪宗東土第三祖。後離開宜春縣三十餘里,居住一石洞勤修苦煉,隱於舒州皖公山,著信心銘一卷,後聞母至,即起身恭迎,頭觸洞頂開裂,至今仙跡猶存,及到唐朝大業二年八月二十四日了道,將金線道統傳授於曹洞執掌。唐玄宗諡為鑑智禪師。

 

據《景德傳燈錄》記載:有一居士,年約四十多歲,來禮拜二祖慧可大師,並問:「弟子身纏風邪之疾,請求和尚!為我懺其罪過。」大師說:「將罪過拿來,我幫您懺悔。」那居士沈默良久,便說:「我尋覓罪過,卻找不到。」大師說:「我已幫您懺其罪過。您應當皈依佛、法、僧三寶。」居士問:「今見和尚,已知僧寶。不知什麼是佛與法?」

 

大師答:「是您的心在作佛,亦是此心生起萬法,佛與法本無分別,僧也是如此。」居士聞後有感而發:「今日才知道罪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心一樣,佛法亦無別。」大師知已悟,對他深為器重,隨即為他剃度,且說:「您是佛門珍寶,法名就叫僧燦。」自此之後,他的疾病亦漸漸痊癒。

 

三教 - 儒教、釋教、道教

 

罪從心起將心懺,
心若滅時罪亦亡,
心亡罪滅兩俱空,
是則名為真懺悔。

 

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

 

偈曰:「華種雖因地,從地種華生,
        若無人下種,華地盡無生。」

 

佛法僧三寶
覺者:自心歸依覺,邪迷不生,覺而不迷
法者:自心歸依正,念念無邪見,正而不邪

 

僧者:自心歸依淨,一切塵勞愛欲境界,

      自性皆不染著,淨而不染

 

信心銘
至道無難 唯嫌揀擇 但莫憎愛 洞然明白 毫釐有差 天地懸隔 
欲得現前 莫存順逆 違順相爭 是為心病 不識玄旨 徒勞念靜 
圓同太虛 無欠無餘 良由取捨 
所以不如 莫逐有緣 勿住空忍
一種平懷 泯然自盡 止動歸止 止更彌動 唯滯兩邊 寧知一種 
一種不通 兩處失功 遣有沒有 從空背空 多言多慮 轉不相應 

絕言絕慮 無處不通 歸根得旨 隨照失宗 須臾返照 勝却前空
前空轉變 皆由妄見 不用求真 唯須息見 二見不住 慎勿追尋 
纔有是非 紛然失心 二由一有 
一亦莫守 一心不生 萬法無咎 
無咎無法 不生不心 能隨境滅 境逐能沈 境由能境 能由境能
欲知兩段 元是一空 一空同兩 齊含萬像 不見精麁 寧有偏黨 

大道體寬 無易無難 小見狐疑 轉急轉遲 執之失度 心入邪路 
放之自然 體無去住 任性合道 逍遙絕惱 繫念乖真 沈惛不好
不好勞神 何用疎親 欲趣一乘 
勿惡六塵 六塵不惡 還同正覺 
智者無為 愚人自縛 法無異法 妄自愛著 將心用心 豈非大錯
迷生寂亂 悟無好惡 一切二邊 妄自斟酌 夢幻空華 何勞把捉

得失是非 一時放却 眼若不眠 諸夢自除 心若不異 萬法一如 
一如體玄 兀爾忘緣 萬法齊觀 歸復自然 泯其所以 不可方比 
止動無動 動止無止 兩既不成 
一何有爾 究竟窮極 不存軌則 
啟心平等 所作俱息 狐疑盡淨 正信調直 一切不留 無可記憶 
虛明自然 不勞心力 非思量處 識情難測 真如法界 無他無自

要急相應 唯言不二 不二皆同 無不包容 十方智者 皆入此宗 
宗非促延 一念萬年 無在不在 十方目前 極小同大 妄絕境界 
極大同小 不見邊表 有即是無 
無即是有 若不如是 必不須守 
一即一切 一切即一 但能如是 何慮不畢 信心不二 不二信心 
言語道斷 非去來今 
 

 

 

 

 

 

boktakh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